【霓虹X神音】《倾尽天下》古风文(七)

  秋风微凉,神音往霓虹怀里缩了缩,她此番出来走的太匆忙,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带。
  神音咬了咬唇,颇有些不好意思。
  霓虹看出了她的窘迫却也没拆穿。
  女孩子家家的,本来就脸皮薄。
  来来往往的人都看着他们,仿佛想说这个丫头脏了点,这个男娃倒是生的俊俏。
  霓虹腰板挺得笔直,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那温柔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心爱的妻子一般。
  可能这个小丫头就是他们家的童养媳吧。
  “小丫头,问了你半天了,你叫什么名字啊。”霓虹看着距离格兰尔特越来越近的驿站,想着要是现在不问她的名字就没机会了。
  神音小声的答道:“神音,神仙的神,声音的音。”
  “神嗔神喜师更颜,送音万骑还青山。”霓虹一出口,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平时可不会轻易给别人作诗的。
  今天竟然破戒了。
  可能是神音和他认识的人不太一样吧,或许是……与众不同?
  要是把她娶回去,也不错。
  霓虹勾了勾唇,“小丫头,我们做个约定如何?”
  “诶?”
  “待你笄礼时若是还没有嫁人,我娶你可好?”霓虹神色认真,没有半分撒谎。
  神音一瞬间愣住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姐姐……姐姐还没回来……这件事情我……我不能擅作主张……”
  霓虹狡黠一笑,随即捏了捏神音的脸,“又是姐姐,罢了罢了,不与你计较。”他伸手将脖子上的玉佩扯了下来,“我们北国礼数不同于你们,也不和你们一般如此讲究,你们亚斯兰皇族可纳妾无数,而我们北国最多可娶五位女子。”
  “但是我若娶了你,便不会再娶其他女子,我可以保证一生只爱你一个人。”
  
  神音的脸红了个透顶,她握住霓虹的玉佩,一言不发的僵直了身子。
  “我知道现在和你说这些未免有些太早了,但是,我告诉你哦,我这个人死心眼儿,认定谁就是谁了。”霓虹现在的样子哪像个皇子,倒是和个富贵人家的小霸王差不多。
  “……”神音捏紧了衣角,“我会等你的。”她细如蚊蝇的说道。
  也不知道霓虹听见了没有。
  转眼间,便到了格兰尔特,霓虹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暗暗赞叹到真的是景色宜人,是个非常好的地方。
  “前面的巷子里,就是我家了……”神音现在很紧张,她甚至不想离开霓虹。
  到了家门口,霓虹又叮嘱了一句,才骑着马离开了。
  “有时间的话,还是要学学兵器什么的,就算不喜欢也可以用来防身啊。”
  神音目送着他的背影,直到她消失不见。
  『你知道吗,你当年的一句话,我记了一辈子,就算后来你娶了别人,我也未曾忘记……』
  “神音小姐,您去哪里了?”下人看到安然无恙的声音,吓的差点没有魂都回来了。
  “啊,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神音温柔的笑笑,不管是虚情假意也好还是痛苦磨难也罢,只要有他,什么她都可以接受。
  
  “你当年说过……要娶我的,你还记得吗?”神音捏了捏衣角,她的心砰砰直跳,眸子死死的盯着霓虹生怕他反悔一般。
  她的这个小习惯就是在那个时候养成的,一紧张就会下意识的捏住衣角,这也就是杰西雅看她有没有撒谎的凭据之一,不过神音本人却不知道。
  难怪会那么熟悉,原来……
  霓虹神色沉了沉,“对不起……”
  神音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心仿佛被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她捏住衣服的手出了一层冷汗。
  “我九岁……那年母后……去世,御医说……我受的刺激太大,所以……我不太……记得以前的……事了。”霓虹吞吞吐吐的,说话及其不流利,可是神音看得出来,他没有撒谎。
  他是在母后死后才患上自闭症的(就是我们现在说的交流障碍),宫里的人都排斥他,孤立他,一个九岁的孩子久而久之便患上了这种病,而且已经有七年之久了。
  “霓虹哥哥我可以摸摸你的脉象嘛?”织梦者巴眨着眼睛,十分可爱。
  霓虹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去。
  织梦者看似漫不经心的随便一摸,便像碰到瘟疫般移开了手。
  然后诧异的看着霓虹。
  “怎么了?”神音皱着眉头,看到织梦者的表情,她就知道大事不妙,织梦者最喜欢研制毒药。
  难不成……
  “也没有什么大碍,这样好了,霓虹哥哥我叫我的小宝贝陪你一段时间好啦。”话毕,织梦者便像变戏法一样将中华狼蛛放在了桌子上。
  神音倒吸一口凉气,她可是知道的织梦者的小宝贝毒性很强。
  “它可听话了,不会随便咬人的。”织梦者委屈兮兮的看着神音。
  霓虹身体里有毒,而且是常年累计下来的,只不过是慢性的,所以感觉不到,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霓虹的记忆力会越来越弱,甚至有可能会退化到小孩子的记忆力……
  而且霓虹内向别人也看不出来他不舒服,况且她一时半会也做不出来解药。
  能做出来这种药的人手段可以说是下流无耻至极。
  她的小宝贝毒性强可以以毒攻毒,每天通过和霓虹肢体接触就行了。
  “而且阿音姐姐你不是说它长大了吗,要是让阿雅姐姐知道了它会有生命危险的,求求霓虹哥哥帮我养养我家小宝贝。”织梦者的表情那叫一个委屈,看的神音顿时就心软了,霓虹也点了点头。
  既然织梦者都说了它不咬人,呐让它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谢谢阿音姐姐和霓虹哥哥。”织梦者当然知道对于他们二位一定要做个听话的乖宝宝,而且要装可爱。
  中华狼蛛毕竟是织梦者一直养着的,织梦者的心思它自然也是知道几分,小动物和主人之间总会有着一条桥梁。
  【冷府】
  解决完冰帝使,冷弋便携着杰西雅回府了,只是在路过质子府时,杰西雅停住了步伐。
  冷弋的衣服上沾了两滴血,尽管不太明显但是他的脸色莫名的有些古怪,每次目光扫过衣服时都带着一股厌恶。
  可能是洁癖吧,别人的血沾到自己衣服上难免有些不舒服。
  但是这件衣服是杰西雅给他买的,所以他忍住了。
  “喂,阿音呢?”杰西雅沉着脸,冷冰冰的问道。
  她可是知道的神音不在府里。
  “你已经猜到了就不要再问我了嘛。”冷弋就知道杰西雅会兴师问罪的。
  他的女人,他最清楚不过了。
  
    杰西雅一把拽住冷弋的领口,她眉头一拧,冷冷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那个家伙是什么人吗!你居然让阿音和他接触,要是出事了,你能付得起责任吗!”
  杰西雅一遇到神音的事情就会方寸大乱,不管事情是大是小。
  “所以,你的意思是就把她一天关在府里就好了?”冷弋倒也不生气,只是神色淡然的看着她,偶尔在勾勾唇角,自家媳妇什么脾气,他还是知道的,不然怎么把她吃的透透的。
  “……”杰西雅果然沉默了。
  是啊,自从她远离战场之后,就回家陪神音了,可是这三年来她对神音的了解还是不够,她只知道不能够让神音受伤,可是却忽略了她真正想要什么。
  果然是自己管的太宽了吗?
  杰西雅皱了皱眉头,心里矛盾极了。
  “北国的质子才刚来这里,你也不用担心他会做什么……”
  “我是怕他利用阿音的感情,阿音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涉及太窄……”
  冷弋听完后,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你不是最会看人了吗?难道你看不出来他对阿音是否是虚情假意,好像……不是吧。”冷弋温柔的摸着杰西雅的头。
  “你有时间想这个,倒不如想想怎么给我生个女儿吧。”
  “哼!”
  【质子府】
  树荫斑驳,阳光温暖,岁月静好,惬意极了。
  神音似乎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阿音姐姐,你泡的茶最好喝了,不如给霓虹哥哥尝一下?”织梦者笑意盈盈的就把神音卖给了霓虹。
  神音怪嗔道:“就是你嘴馋了,还说什么别的理由。”
  织梦者嘟着嘴,看起来煞是可爱。
  “麻烦……神音……了。”霓虹语气极慢,他非常想要说好这几个字。
  神音一愣,随即淡淡的笑了,她表情温和,秋风扫起地上的落叶,她乌黑的长发随风飞扬起来,美的梦幻,美的倾城。
  “霓虹哥哥,你还有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了?”待神音走后,织梦者才缠着霓虹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还有……一个妹妹……”霓虹似乎是困了,趴在石桌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可不可爱啊?”
  霓虹摇头,西鲁芙从来都不是用可爱来形容的,她的气势比他更有当统治者的资格。
  “霓虹哥哥……霓虹哥哥?”织梦者看着熟睡的霓虹,狡黠一笑。
  真的是个笨蛋啊,连她这点小小的伎俩都看不破,一下子就中招了。
  “小宝贝,去帮娘亲看看霓虹哥哥的毒的成分。”织梦者用食指摸了摸中华狼蛛的头,那表情温柔的真的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
  织梦者在石桌上铺了一张白布,就等着看中华狼蛛呃表现了。
  中华狼蛛爬上霓虹的胳膊,轻轻咬了一口,然后又快速爬下来,它本来就是毒性生物,所以白布上呈现了淡绿色。
  织梦者十指合一,开心的笑道:“这样就好了,等我配出来解药,阿音姐姐一定会让我吃好多好吃的,到时候我就可以把我的小宝贝喂的黑黑胖胖的了。”
  她的中华狼蛛可比那些庸医的银针强多了。
    织梦者收好布子,嘴里哼着小曲儿,然后盯着霓虹的脸。
  长得好看,性格也不错,没有一点点架子,平易近人,唉,和她的阿音姐姐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只要阿雅姐姐同意,他们绝对可以在一起,到时候她天天看着才子佳人,想想也是十分养眼啊。
  看着霓虹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织梦者故作不解的巴眨着眼睛。
  “霓虹哥哥,你发什么呆啊?”织梦者看着霓虹,那表情叫一个无辜。
  她的药只有三十秒的作用,不过对对付霓虹而言也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一个皇子而已怎么可能斗得过她呢?
  织梦者眼珠子转了转,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是不是在想阿音姐姐啊。”
  “没……没有……”霓虹慌忙摆手,他的眸子不停的颤抖,织梦者全当他是害羞了。
  殊不知,那三十秒对于霓虹而言简直是度秒如年。
  他梦到了西鲁芙和西鲁芙的得力助手,也就是北国的军师……铂伊司。
  那个家伙看起来明明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可是他的眸子里沉稳,好像历经沧桑一般,每每看到他的眼睛霓虹都会觉得毛骨悚然。
  “大皇子,您的任务便是潜伏在亚斯兰帝国,尽可能的挑拨艾欧斯和他大臣之间的关系,待到合适的时机,我会派遣使者接您回国。”
  铂伊司的野心,不止是亚斯兰,他要的是整个世界哪怕是一个角落,也要属于他。
  沉默,久久的沉默……
  正当织梦者以为自己要睡着时,神音端着茶水回来了。
  “阿音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以后霓虹哥哥就在发呆,准是在想你呢。”神音刚刚坐下,织梦者便扑了个满怀。
  在外人看来不就是可爱的妹妹再给漂亮的姐姐撒娇么?
  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啊。
  霓虹一下子涨红了脸,半天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不是……神音很……好看……”他小心翼翼的抬眼看向神音,就害怕她会认为他是个登徒子。
  可是他越紧张就越说不出话来,到最后干脆就没了声音。
  神音捏了捏织梦者的脸,没有不高兴,“你这个小丫头,总是爱欺负别人,以后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带你来了。”
  “哇(╥ω╥`) ,神音姐姐你偏心。”织梦者欲哭无泪,她就知道,有了霓虹,她就不重要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阿音姐姐你不疼我了……”
  看着撒娇的织梦者和嘴上说着威胁的话,实际上唇角早就微微上扬的神音,霓虹的心情顿时好多了。
  若是能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
  【冷府】
  神音和织梦者回去的时候都已经傍晚了。
  夕阳打在她们身上,美丽又梦幻。
  像是一张泼了墨的画,把她们的轮廓都清清楚楚的勾勒出来。
  只是神音的表情有些凝重,似乎严肃的和这美景不太相符。
  她早就把冷弋叮嘱过她的事情忘到脑后了。
  早点回来……都过去两个时辰了,若是杰西雅发现了她们不在这么长时间,一定会活剥了她们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