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X神音】《倾尽天下》古风文(十)

  神音回来的时候,天才刚刚放光。
  织梦者看着神音沉默不语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知道肯定神音是去吉尔伽美什那里碰了一鼻子灰。
  不过也难怪,吉尔伽美什可是战神啊,怎么可能会把一个杀手放在眼里,还是个女的。
  这亚斯兰谁不知道那位吉尔伽美什战神是个短袖啊。
  再说说织梦者,她知道神音今天心情不太好,怕出什么差错,所以就吩咐下去,今天冷府不见客。
  所以当霓虹站在冷府门口的时候,织梦者也没出来,神音也没出来。
  “这位公子,不是我们不想让你进去,而是织梦者大人说了,今天冷府不见客,谁都不见,你也知道我们只是个门卫,上头吩咐下来的事,我们怎么敢违背呢?”
  霓虹抿了抿唇,他昨天晚上就感觉不对劲,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想想可能是冷弋和杰西雅在闹矛盾吧。
  会不会伤到阿音呢?
  考虑着自己身份特殊,这么贸然前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害了阿音。
  所以……他失眠了,盯着北方,直直的站了一个晚上。
  可是到了早上他才知道冷弋和杰西雅去了丰泽庄。
  那么昨天晚上在打斗的是谁呢?
  神音?霓虹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罢了。
  霓虹的手上还提着给神音带来的好吃的,他的胳膊微微有些酸痛,大概是提的时间有些长了。
  天下不太平的事多了去了,或许是他听错了也不一定。
  “给……神音……”好不容易从嘴里憋出来三个字的霓虹,早就已经满脸通红。
  还是不习惯和别人交流吗?
  母亲死了以后,霓虹就变得沉默寡言,总是一个人呆着,所以也阻碍了他和别人交流。
  以至于,语言功能的退化。
  门卫倒是点了点头,认真回答道:“好的,你放心,见到织梦者大人肯定会交给她的。”
  他们昨天就看到了神音和织梦者进了质子府,质子府就在冷府对面不远的地方。
  他们要是再看不见,可能就被辞退了。
  霓虹又往府里望了一眼,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神音是在傍晚才醒来的。

只是她闷闷不乐的神情和那绝美的样貌貌似有些不太符合。

她推开房门,夕阳打在她的脸上有种异样的美感。

或许除了神音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她昨天在吉尔伽美什府里看到了什么,或许只有她自己说他们才能知道吧。

织梦者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数着手指,她听到开门的声音,面无表情的肉嘟嘟的小脸上才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来。

不远处的石桌上,还放着一个饭箱。

“阿音姐姐。”织梦者的声音很软,就像她的脸一样,她整个人像糯米团子一般扑到了神音怀里。

神音摸着织梦者的头,勉强挤出一个笑来,她的声音依旧的温柔,“辛苦你了,织梦者还给我准备了饭。”

织梦者嘟了嘟嘴,酸酸的说道:“阿音姐姐我也想献殷勤啊,可是有人捷足先登了哦。”

“霓虹?”神音惊讶之余,多的更是欣喜。

“阿音姐姐……”织梦者颇有些哀怨,“不要一提到霓虹哥哥你就那么开心,明明刚刚还愁眉苦脸的,真是的,我还是个孩子呢。”


“以小卖小。”神音绕过织梦者走到石桌旁,伸手去摸了下饭盒,是热的。

“他是何时来的?”神音想了一下,这饭应该是织梦者拿去热过的,如果霓虹是刚来的话,织梦者没有理由会不让他进来。

“听门卫说霓虹哥哥午时便来府上找阿音姐姐了,只是当时阿音姐姐在休息,我怕有什么不速之客打扰了阿音姐姐的清净,便吩咐下去说今日冷府不管是谁一律不见客,这可到好坏了阿音姐姐的大好姻缘我可真是罪不可赦啊。”织梦者皱着眉头,整张小脸看起来都乌云密布的。

原来是这样,神音想,随即她又宽慰道:“你又不是修道之人,又怎会精通五行八卦会神机妙算,待明日去质子府上拜谢他便是了,虽然我们与他关系好,但该有的礼节是万万不能少的。”

“是,我就知道阿音姐姐不会生我的气的。”织梦者扬起小脸,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