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音前传《太古谣》一.

作者:弘曜


Foreword
“走吧,走吧......”一声又一声,声声泣血,哀怨悲叹流连。忘川彼岸那片触目惊心的红,以忘川之水浇灌滋润,开的格外的繁盛,恰似缕缕幽魂心头滴血的,不堪的回忆。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可千世一菩萨,万世一佛陀,这暗冥幽境,世途险恶,人心,终不是地藏王说渡化就能渡化的了的。
“好孩子,喝吧,喝吧,忘掉所有的前尘往事...”孟婆笑着,苦劝着留恋的人儿,她面前的游魂只是定定的盯着那烧制不甚精美的白瓷碗,简单的花纹缠绕,延伸,将前世与今生紧紧地相连,或许冥冥之中前世今生本就与这孟婆汤有着千丝万缕斩不断的关系,而碗里那晶莹莹的汤,便是一切的纽带。
“喝吧,尘世俗苦,上一世的爱恨情仇,下一世渺渺不见处,喝吧...”孟婆声音悠悠,忘川水悠悠。
游魂默不作声,终是端起碗,仰头喝下。
她四处流连,漫步目的的走来走去,她很疑惑,她好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又或者来这里多久了。她唯一的记忆,便是在这孟婆庄里走。
她不理解孟婆那处不羁的游魂为何能够一碗见底地如此洒脱,那些抱着孟婆腿苦苦哀求不肯遗忘前世的魂魄又是何故这般执着?
她疑惑着,在庄里走啊走,等啊等,终于等到了有鬼差押她去孟婆那处排队,她很乖,很自觉的随着他们走,脚步很轻很轻,怕惊到了彼岸花中沉睡的精灵们。也有前后的游魂拉着她说着生前的事情,她也没有不耐烦,只是耐心的听他们说完,笑着点点头,也不说话。
她听见有喝过汤的魂魄谈论,孟婆汤一共有酸甘辛咸苦五种味道的。自己的又是什么味道呢?她很好奇。
彼岸花开了又谢,忘川水流了又流,她终于排到了孟婆前,孟婆递给她那碗独属于她一个人的汤,她乖乖接过,却没喝。
她抬起头来,痴痴地看着孟婆。
“婆婆,这个汤真的能忘却前世么?”她小声问,声音清脆地碎了一地的翠玉。
孟婆看着她清澈无瑕的眸子,点了点头道:“这汤是什么味道,下辈子啊,就是什么味道。”摸摸她的头,示意她喝下。
“可我不记得前世呢,婆婆,能多给我一碗汤么?”她会意的点点头,嫣然一笑。
孟婆一惊,她在此驻守了上千年,渡了数万生灵,还从未见过这么一个鬼魂,无奈的摇摇头,给她多舀了一勺汤,汤汁溅落,撒了满地亮晶晶的未来。
她开心一笑,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下,笑容僵在脸上,碗遮住了她小巧的脸,拿下来时,没有表情。
“谢谢婆婆。”她声音涩涩的,背过身去,用洁白的袖子悄悄抹去止不住流下的清泪,她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衣袖上,何时沾染了玉兰花的清香,及其细微,丝丝缕缕。她破涕为笑,大步走过孟婆。
她隐隐约约听见孟婆在幽幽的叹息,就连平日里见不着的白无常也在。她身后和她谈论过的游魂抽出随身带的笛子,那笛子她方才见过,深色的,制作不似孟婆的瓷碗很是精美,端口处挂着穗饰,声音也很是深沉动听。那游魂深吸了口气,把笛子凑到嘴前,替她吹着悲伤又动听的曲子,为她送行。
彼岸那怒放的曼珠沙华缕缕芳香,掩不住她身上的玉兰香气,那花如血,如火,烧不掉她身上飘逸的白纱,煮不开埋藏在心底的眼泪。
那曲子幽幽,奏响了传荡在神秘国度的太古之谣,她安静地听着,不说话,也不笑。

Chapter 1
十一月二十八日子时
男人惊喜的左右手各搂着一个襁褓中的孩儿,在男权社会中,男人却没有发现得了两个女儿比得了儿子还要开心。大女儿生于子时初刻,小女儿则生于子时正中时,都是个好时辰。当时男人就守在产房外不走,着急却又帮不上任何忙,只能痴痴地望着夜里静静流淌的小溪流,向白银祭司期待着母女平安,终于,月上梢头,撒下的缕缕清辉撕开十一月二十八日的序幕。子时起,接连的两声响亮的啼哭昭示着男人得了两个健壮的孩儿。男人惊喜的整夜未眠,屏退了几个奶娘,自个儿搂着他新添的两个小女儿喜了一夜,而两个女孩儿的母亲却是一夜好眠。
一早男人就冲进卧房,将两个孩儿抱给刚刚醒的女人看。

夫人,是两个女孩儿,长得极像你。”
“这下祚儿有两个妹妹了呢。”
“夫人,起什么名字好呢?两个孩儿都生在子时,很好的时辰呢。你取名字好了。”
“辛苦你了,为我诞下如此乖巧的孩儿。”
男人将两个孩儿放在床榻里侧,自个儿挨着床边坐下,看着床上睡眼惺忪的雍容女人。女人侧了侧身,头发蜿蜒地贴在额前,那是一夜挥汗如雨的结果,满眼笑意地看着新生的孩子,自锦被里抽出了手,逗弄着襁褓中熟睡的小孩儿。女人拈花一笑,“这两个小家伙出生后,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静静流淌的清水河,打湿了岸泮的花朵,那景象真的极美,极美。”
男人附身捋捋她额前的发丝,温柔道:“是吗?我也梦见了有人在吹着从未听过的歌谣,及其动听。”
“照这么说,孩子们不愧是双生,既然如此,那两个女儿就随你的姓,大的,取名清好了,清儿,便是那清水河。”
“清儿,果真是好名字。小的,那便叫音吧,音儿,也是那音乐的意思......”
话还未说完,便听见外间一阵人仰马翻的声音,“哎呦喂,小公子,您慢点儿,别摔了,小心点啊......”
“娘亲!娘亲!”小夫妻你侬我侬之时,一个身着黑色镶金袍子、脚踩五彩锦绸靴的小孩子冲到床榻边,口里喊着娘亲。
女人好开怀,半支起身子搂过塌前的小子。
“祚儿,来瞧瞧,这是你两个妹妹。”
“娘亲,孩儿昨晚已经瞧过妹妹们了!”小祚儿用力的点点头,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灵动的转来转去。
“咦?祚儿,你昨晚不是早早就就寝了吗,上哪儿瞧你小妹妹去。”男人狐疑道。
“就许爹爹娘亲做梦,就不许孩儿做梦了!咦,好香啊!”小祚儿忙脱了鞋,挤上他母亲的床榻,趴到小妹妹旁边使劲用小鼻子闻了闻。
“爹爹,这个小妹妹好香啊!”
是蓝色襁褓里的婴孩儿,女人凑过去,闻了闻,喜道:“是小三子,是音儿,有玉兰的清香。”红色襁褓里的清儿什么味道也没有。
“哇!是孩儿最小的妹妹耶!”
男人和女人对视一眼,满目柔情,他们有祚儿,清儿和音儿,此生足矣。可谁又知道,那神秘的太古之谣已然开始吟诵,命运的转盘悄悄开启,降生在这片大陆的人,没有资格去肖想。
风轻轻吹,清儿动了动小身子,吐了个小泡泡。音儿安安静静,乖乖巧巧。清儿戎马一生,音儿一觉好眠。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