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音姐妹】《瑶裳逢》(一)

仙侠背景,姐妹CP文。

不会坑的,慢更。




京冀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懿水城有个神音姑娘。

百姓们口口相传,那位年方二九的神姑娘简直被传成了天仙似的人物——但这名却十分符实,若是只有貌美之名那还罢了,最让官家小姐们念念不忘的还是她顶巧的绣花活。

河南十县每年惯例的贡品就有她绣的锦缎,仅有三匹,向来是只供皇家使用从不下赐的。

那手艺究竟妙在何处?见过神音姑娘绣艺的人都说,那彩线织出的卷轴展开来,简直比铺天盖地的霁霞还要华美照人。绣出的亭台楼阁正是隐在烟雨后影影绰绰的模样,而大片的牡丹则是鲜艳到像是有晶莹露滴巍巍而颤,那明丽的颜色啊,看过一眼就忘不了,就连给最娇艳的舞娘做衣裳,也像是折辱了这超凡的手艺。

神家小姐幼年丧亲,唯一的哥哥也在她及笄后病逝,这姑娘便一声不吭地撑起了整个神家绣坊。在她手下当工的无人不称赞她为人和善,做起生意来更是精明强悍,很快神家绣品就源源不断地流到了江南富庶之地,那里的曲谣都将这位传奇女子写了进去。

这不,传着传着,连天上的神仙都听闻了。

霞凝仙子幽花偶然间淘得了人间流传开的一套话本子,稍阅片刻后对那超绝绣艺心驰神往,思忖片刻便去兴冲冲地找上隔壁闲居的露昀。

露昀本名花言仙子,本体为南天金兰池中的一株玉兰,她本性温雅淡泊,对这些身外之物不怎么感兴趣,幽花拉着露昀说了半天,却也只让她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

她正伏在榻上小憩,幽花这来的实在不是时候呀。

幽花急了,心知要想成事就必须拜托这位仙力高强的好姐姐,她也顾不得什么了,偷偷在露昀耳边说:“银之神过会儿就要去西天品茶了,姐姐不是一直很想下去走一走吗,大概还能去两三个时辰呢!”

话尾刚落,露昀便睁开了半掩着的妩媚眼帘,优雅地挽起一个碧螺髻:“说吧幽花,要我带什么样的绣品回来?”

大喜的幽花忙前忙后地为露昀打点好南天门的守卫,偷偷摸摸随着露昀站到了云海边上,她瞧着露昀那窈窕玲珑的身姿,暗暗赞叹了一声。不愧是仙界公认的第一美人呀,就连一身简单的月白色纱裙也被她穿出了万种欲语还休的风情。

但露昀挑这件刺了玉兰花暗纹的褙子,还是用了些心思的。

这件衣裳她千年来就没穿过几次,不过她不知为何却喜欢得紧,总想着要是有朝一日能穿着这裙子走在三月东风里就好了。难得下凡一次,自然要穿得齐整点。

露昀最后向幽花挥挥手,封住自己所有仙力降到了凡间。

 

可她来得不巧,人间不是她所盼的暖融三月,而是西风微冷的八月末。

长叹一声后,露昀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失望之情,翻了一下幽花留给自己的话本子,思索片刻后也推测出了神氏绣坊的大致方位。

如今她正落在京都最繁华的街头,熙熙攘攘的行人令她一时目不暇接,沿途倒是商铺林立,五色酒旗在檐角下猎猎飘舞,一阵阵的喧哗声传过来,那热闹劲儿倒引得露昀踮起脚向店里瞄了眼。桌边围着一圈正高谈阔论的汉子,一股子面点的甜香从后边帘子那儿飘出来,再涌入鼻腔,这倒和她在自己洞府里吃到的味儿完全不同呢。

露昀突然有些羡慕凡间城市的烟火气了,或许是自己在天上一个人呆久了吧。

漫无目的地逛了一阵儿,日头向西边落下,而她也走到了都城郊外以绣染闻名的明予巷。

染料略有些清苦的味道弥漫在周围,一绺绺上好色的丝线悬在竹竿上,五彩斑斓地一字排开来,露昀分辨出了自己最喜欢的柳绿和秋香色,心里不禁多了几分喜欢——没想到凡间的绣坊也会有这样美丽的颜色。

她注意到这些丝线似乎都归属于神氏的绣坊。

露昀一路向伙计打听下来,据称神氏这几年生意做得越来越大,他们的掌柜也在今年迅速出手,盘下了这绣染一条街最好的铺子。现在京城六成的生意都掌握在神氏手里,当然这也是众望所归。

看来那个叫神音的女孩子不仅心灵手巧,也是个很有些胆略的巾帼呀。

露昀来到了巷尾一座清幽的小院面前,高悬的匾额上题了“神府”两个字。她有些意外了,怎么,这姑娘倒没有住在内城豪宅里,而是住在这样简陋的地方?

世人皆称神音姑娘天赋异禀,谁又知道她是将十分心思全放在绣坊上才得到这一切的呢?

露昀开始有些心虚了,神音姑娘亲手绣的锦缎一寸都是耗费全部心血才完工的,她就这样偷走四五匹,确实有些不太好……

想了很久,最后露昀还是决定去瞅瞅,哪怕是饱一饱眼福也是好的。

等过几天,她去弄点儿银子来,再光明正大地给幽花买几匹锦缎吧。

露昀施了隐身术,悄无声息地潜入神家小姐黑洞洞的宅邸。有法术罩着,露昀也不怕了,大模大样地走在宽敞的绣室内,她俯下身子细细打量着织机上轻若蝉翼的绫罗,虽然只是绣了一半,绵延的丝线也能勾勒出一幅活灵活现的春鸭戏水图。

这绣工,确实不负绝世之名。

结果,还没等她的指尖触到锦缎,一只手便不客气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大晚上的,偷偷摸摸做什么呢?”

露昀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地转过身。她其实不怕被抓的,只觉得那手心的触感温软细腻,但就像琢好的玉石一样,冰凉凉的。

她抬起头,望进对方澄澈的墨眼里,只见那个抓住自己的女孩子一袭紫衫亭亭立在原地,莹肌胜雪,眉目如画,身段则是灵秀若初春翠柳。可是……

那明明,是与自己一样的容颜。

面前的姑娘意识到这一点后也是一怔,神色复杂起来,旋即垂下眼,不知道喃喃了句什么。

露昀却是在震惊后依旧沉浸在恼羞成怒中不可自拔——她堂堂六品仙官,隐身术居然连一个凡间女孩儿都没骗过?

真是,太窝囊了。

还有——银之神骗人,天天夸她貌美她都要得意到目空一切了,要是今天不碰巧见到这姑娘,她还真的以为自己的长相有多稀罕呢!

“你,是来拜我为师的鹿家长女?”

鹿家长女……什么?露昀怀疑自己听错了,却见面前女孩收敛神色,又恢复了清冷的模样,女孩淡淡地开口:“给我的信笺上便是写了,这位鹿家长女容貌与我无二,年纪偏大一些,今天傍晚就能抵达我的绣坊,难道,不是你么?”

露昀迷茫间不知说什么好,半晌后反应过来,终于点点头。

看来,这个女孩就是神音,而且神音姑娘还把自己和那位所谓的鹿家长女认错了。

那,不如将错就错,让神音姑娘收留她好了。

这真是天降的良机啊,千万不能再出任何纰漏。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