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音姐妹】《瑶裳逢》(二)

露昀便阴差阳错地成了神音的学徒。

其实她还是很介意那位据说和自己一个模样的“鹿家长女”的,凡间也真是奇了,打哪儿冒出来这么多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呀!但她偷偷去问了神家院子里几个下人,别说是京都城了,就连整个河南河北加起来也没几个姓鹿的。

她摸不清个中缘由便放弃了,老老实实地跟着神音学刺绣。

神家绣坊规矩还是挺多的,譬如做绣工的时候一定要穿上深色长布衫,以免未干的绣线把颜色蹭在上面。神音带着露昀去后院挑布料,然后亲自给衫子上绣了露昀现用的化名——鹿芸。

露昀曾笑嘻嘻地问神音:“你叫我阿芸,那我叫你阿音可好?”

神音莞尔一笑:“当然可以。”

不同于初见时冰霜般冷酷的模样,神音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笑颜和煦的,樱红的唇抿起好看的弧度,接下来梨花白的脸颊上就会浮现出一对浅浅的笑涡,像是盛满了大好的三月韶光。

相处了两天后,露昀发觉自己破天荒地对一个凡人产生了好感。

不过呢,露昀倒是没想到神音姑娘看起来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教起学生来可严格的很。她好像之前也收过几个名门世家里的徒弟,但是那些娇滴滴的女娃儿们学了不久就瘪着嘴回去了,后来神氏绣坊因此立下一条规矩:未满十五者勿求相授。

但神音也是个体贴的好师傅,露昀算是对刺绣一窍不通的那种,她也能柔声细语地靠在她身后,手把手地教她落针挑线。

神音的语调软甜软甜的,让露昀神使鬼差地想到了天上常吃的一种桃花馅儿甜品,对,就是那种沁人心脾的甜,还带一点儿的酥。

直到露昀绣出一条歪歪扭扭的鲤鱼来,神音才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去用晚膳了。

露昀如释重负般长呼一口气,她走出房间,却立刻被一股诱人的菜香引到了前院。神音在她身后不疾不徐地走着,悠悠然道:“今天我做的菜分量很足,绝对够你吃的”

顿时,露昀停下步子,闹了个满脸通红。

身为上仙,自己本来也算是个见多识广的,各种仙界的美味佳肴都一一品过,怎么到了人间还会如此失态……

不过话说回来,神音姑娘不仅仅在绣花上心灵手巧,做饭手艺也是一流。就连仙界的几位专司烹调的仙子也不一定能胜过她多少。

绝色美貌,端方仪态,家财万贯,又是个无论何事都能做到滴水不漏的能干姑娘,应该会有很多京城才俊愿登门求娶吧。

但这两天露昀听几个顾客说,神音好像一直都是那样清冷的性子,除了生意琐事以外很少和外男接触。至于她那座空落落的院子——除了几个干杂务的仆役以外,就没有别人往来了。神音虽说已是腰缠万贯的掌柜了,身边依旧一个丫鬟都没有。

露昀想了想,趁着饭后两人一起去院子里散步的时候问了神音。

“你为什么一个人住着啊,多不安全,哪有姑娘家家一个人住着的道理。”

“这条巷子里人还是挺多的,他们和我很熟,不会有谁来找我麻烦。倒是你,”神音似笑非笑地反问道,“难道你之前,不也是一个人住吗?没记错的话鹿家家主就是因为看你一个人孤苦伶仃才把你送来学绣的。”

……当然是一个人,而且还是在一座山上孤零零地住了一千年。

“对哦,我,我之前好像也是一个人。”露昀故作恍然地应了一声,心思却沉重了起来。

她们两个,在遇到对方之前,都是一个人。

虽然身边熟知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是每当夜里惊醒而不得睡眠,只有凝望窗格间透过的苍白月光时,心里总会空落落一片。

像是被剥夺了什么,重要的记忆。

像是与心爱之人生生别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