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迩X神音】在茂密的木莓丛中(上)

索音CP向短打。

 

OOC有,不知道是什么背景,有年龄操作。

 

能接受的就往下看吧~

 

法夜很了解自己的徒弟。他知道索迩向来是不喜欢那种妖魔鬼怪的说法的。当然咯,他具体是怎么知道这个小秘密的,也是个难解的谜。

将一身技艺倾囊相授的同时又对这个孤苦的徒弟多加照顾,是个相当麻烦的过程。为此法夜没少为索迩操心,譬如在给徒弟规划巡回旅行的线路时,他便有些头疼。

所以当法夜听说,演艺团将要抵达的某个小镇经常“闹一些灵异事件”,他就有些烦了。法夜将蘸水笔往桌上一放,不咸不淡地向对面认真誊写节目单的索迩开口道:“你要去么?”

索迩知道自己的师父平时的语气总是坚决到说一不二的地步,而今天这态度嘛,事出反常必有妖。

可是他今年都十四岁了,不想总听西鲁芙嘲笑他:“明明怕鬼怕到不行,非说自己是不喜欢。”索迩不否认自己怕鬼,可是他更讨厌鬼。毕竟对这种东西的反感已经到了不愿意去看铂伊司主演的《歌剧魅影》了。

想来想去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晦气玩意儿敢来招惹他,他就有胆子和它打一架分胜负,谁怕谁呢?

 

随着伊赫洛斯他们一起旅行的时候,索迩总有些怅然。一般来说,他们的演出团都只能在一个地方待上最多一个星期就得离去。他还没来得及在附近走上一圈,到喜欢的高处去看看,就只能坐着车离开刚刚熟悉起来的地方了。

这样的生活,让他养成了很难与他人建立羁绊的性子。

又有什么不好呢?他倒是有些漠然,反正那些来来往往的人在他眼里,都一样。

索迩是个技艺高超的笛手,其实这乐器是他随便选的。无论排箫还是七弦琴他都能演奏得行云流水。当初铂伊司将他带回演艺团的时候,还有些人在后面嘀咕他的实力,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听到他的演奏,任何质疑的声音都消停了。

他被认为是能接替团内首席乐师的第一号人物,索迩对这点心知肚明。让人讶异的是,他倒没有因为卓越的天赋表现出任何高人一等的苗头来,依然笑嘻嘻地与团里几个同龄的男孩子插科打诨。没心没肺的笑声传到法夜的帐子那边,他听到后先是心里宽慰,再是好奇。

与其说索迩这孩子对任何事情都兴致缺缺,倒不如说这就是他自小养成的风格。

法夜越发觉得他弄不懂自己的关门弟子了。

索迩也是。他曾在睡前思索过自己有什么放不下的执念——结论是没有。他能赚钱养活自己后便偷偷回去看过抛弃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有了新的儿女,活得其乐融融,若无其事的就像没有过他这个儿子,索迩静默地看了一会儿后才转身离去。

这样也好,他们以后和他丝毫关系都没有,无恩亦无仇。他想。

为了一个占卜就能抛弃自己的父母,要来也没多少意思。

 

和索迩一起玩到大的几个半大小伙子都说,他们几个就属索迩胆大心细。难怪团长都看好索迩,说他能做大事。

索迩对此嗤之以鼻:不就是为了找一个随时差遣他的借口吗,至于这么文绉绉地夸吗!

这是他们来到榕树镇的第一天,周围的农民说晚上会有雷雨,西鲁芙惊叫一声:“那我们可得赶紧把帐子搭起来啊!”

人人都分配到了任务,索迩也不例外——分到了洗涮水槽的任务。

今天他一路都是坐大篷车过来的,嗑瓜子儿的分量比昨天稍微多了一点。索迩口渴了,平日里总是半满的水袋现在已经瘪下去,稍微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后,他趁着西鲁芙等人用晚饭的时间溜了出去。

镇子有一条自西南方雪山流下的河,河畔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更为清澈,摇曳着粼粼金光。在心里赞叹了一声难得的美景,索迩慢悠悠地往回走,这时,一声炸雷在头上响起。

若是别的小孩肯定要吓得脸色惨白,但他不一样。索迩挠挠头,沉思了半晌,躲到了一刻榕树下再镇定地扬起脑袋向四周望去。他注意到天边滚滚而来的浓灰色云层,几道若有若无的光痕闪过,时间黏滞数秒,很快森林里便也能听到震耳的雷声了。

虽然索迩不怕打雷,但他也清楚这种时候走在树林里还是太过危险。

雨势容不得一个小男孩继续乱想,毫不留情地倾盆而下,将索迩直直浇了个透心凉。

糟了,还没来得及把水袋的盖子拧上呢……这些水大概都不能喝了。

索迩一边懊恼着一边向密林深处走去。这片林子似乎曾经被雷电侵袭过,灌木都生的稀稀拉拉,仅有的几棵树也低矮到连一个鸟巢都寻不到。

他的心慢慢地沉了下来,随着越来越响亮的雷声一起颤抖着。

再这样下去实在太危险,可是现在的情状也容不得他走回头路。

一波雷声过去,在持续了片刻的沉寂里惟有雨声还清晰可闻。很突然地,索迩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沙沙声。

他扭头看向身后,离他几步有一处茂密的木莓丛。和周围枯萎发黄的草木不同,这片灌木丛每一片叶子都是生气勃勃的墨绿色,长势可谓极好。深红色的浆果点缀在枝叶缝隙里,闪着诱人的光泽。索迩倒没有将注意力放在果子上,他走近灌木后很快就发现叶子后面有一个被掩盖住的树洞。

索迩迅速地躲了进去。视野一片黑暗,但树脂芬芳浓烈的气息弥漫在周围,让他稍微安心了一些。他平复了自己的呼吸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之前在镇上买面包的时候那位老板娘神秘兮兮地告诉自己,河边小树林里就有一个可恶的树灵,逢年过节一半的恶作剧都是这树灵搞鼓出来的。

该不会,树灵就在四周吧?

索迩蹙着眉头,拳头握得紧紧地,他全神贯注地防备着奇怪树灵的出现,不知不觉间疲乏感袭上全身。树洞外面是狂风骤雨,而树洞里却是一片难得的寂静。

他慢慢地在木莓的甜香中睡着了。

 

雨滴下来的簌簌声渐渐减弱,叶上浮尘也被洗刷一净,林中的空气再度由沉浊转为清新。

榕树冠里斜斜地伸出一枝粗壮的梢木来,正横跨在木莓丛上。一个小小的白裙影子端坐在枝上,她的容貌白皙柔美。漆黑的大眼睛湿漉漉地,一眨不眨看着树洞所在的位置。

顷刻后,像是确认了树洞中一切安好似地,女孩儿抬头望望逐渐散去雨云的天幕,脸上终于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她拈起一颗木莓放进口中,恰好是酸甜适中的味道。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