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迩X神音】在茂密的木莓丛中(下)

雨停后,索迩偷偷摸摸地回了帐篷里。夜色将他小小的身影模糊到看不清,因此谁也没有发现他偷拿了一块木莓派就钻进了自己的小地盘。

最近团里伙食挺好的,小镇子上盛产各类水果,十几个铜板就能吃满满一肚的覆盆子。当然这也要归功于最近的生意确实不错。

演艺团甫一在当地扎根下来,便吸引了大批本想凑个热闹的当地居民。其中不乏被伊赫洛斯法夜帕德尔等人外貌迷住的女人,从九岁女娃娃到七八十的老婆婆,都想往前排位置挤一挤,就可以多瞅瞅这几位风度翩翩的大帅哥。

当然也有很多男人是专程为西鲁芙而来的,他们出手都很阔绰,其中不乏风度翩翩之辈。两天下来旅团就赚得盆丰钵满,西鲁芙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一方面是为了收入,另一方面是被那些男人逗得心花怒放,直夸伊赫洛斯和帕德尔是旅团的招牌双星。

法夜嘀咕了一句:“明明我也有出力的!”

索迩赶巧吃着一串木莓从旁边绕过去,含糊不清地说:“师傅别闹了,你昨晚还偷懒去外面私会酒吧里的招待来着。”

“臭小子说什么呢!”法夜眉毛一挑,作势要来抓他。索迩连忙跑得远远的,心里只可惜了今天他收到的礼物,肯定要被法夜捞走了。

其实他还挺舍不得那篮子新鲜的木莓,总觉得,那种浓浓的甜香之前在什么地方闻到过。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这次没有拒绝来路不明的食物的原因。

除了铜板以外,这些额外的礼物反而更让他开心。每次长笛独奏结束后,索迩都会收到同龄小姑娘给他的种种礼物。女孩子们比起他的演奏技术更喜欢他的脸,这点索迩是知道的。由此他把那些东西也不怎么当一回事。

反正不是值得珍惜的东西。

这几天来来往往的也就是那一拨人,不过,索迩总觉得有些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很快便到了礼拜五,顾客最少的时间段。

篷子里稀稀拉拉坐着五六排人,索迩扫了一眼,很快便就注意到隐在人群中的异常处。

好像在第三排边缘处,有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小身影。脑袋低得很深他看不清楚长相,但……

嗯,先留意着吧。

一曲结束后,他把笛子抛到藤椅上,径直向第三排走去。但是位置上早已没有那个小白影的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篮子木莓。

鲜红的颜色,还点缀着晶莹露水。

索迩抬头望向前方再度恢复拥挤的人流,咬紧牙关追了上去。

现在的他尽管少年老成,身手一向矫健,但终究还是个孩子。追着白影跑了一阵后,他却发现自己的速度似乎跟丢了目标,顿时慢下脚步懊悔起来。转念一想,他又做出了决定。

直接去那天的林子里找吧。

此刻的索迩忘却了一切,他心中鼓动着的是一种陌生的渴望,与曾经的孤僻与淡漠不同,更和那份熟悉的厌憎感不同。

是的,从来没有将心事向他人敞开的他,讨厌一切所谓的妖魔鬼怪。

不是害怕,是厌恶。

因为父母就是为了这种原因,早早地将他抛弃了。

可是他讨厌的树灵,是不会救下雷雨之夜的他的,对吧。

索迩大口大口喘着起,熟悉的林子就在眼前。此时已经是暮色降临的时分,原本静谧的林子现在看上去倒有了几分阴森,可是,也有一丝淡淡的幽香从林子里面飘出来。

正是他在那一夜倾盆的暴雨中,闻到的甜蜜馨香。

是木莓的香气呢。

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姑娘从树丛后绕出来,静静地看着索迩。

女孩很漂亮,精致的五官和柔软黑发都十分罕见。她比他见过的所有女孩子都美,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就是脸色显得有些过于苍白,身躯也是瘦削柔弱的样子。

“你在害怕吗?”女孩子小心翼翼地问,“我,我并不是鬼魂……”

“我知道的,你有实体。”与她想象的完全不同,索迩倒是显得十分平静。“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附身在木莓丛中的树灵?”

他歪歪头,狡黠的样子和寻常的男孩子不同,倒是像一尾小狐。

女孩也镇定了下来,好像是想到了这一点似地,咯咯地笑起来。

索迩眨眨眼,想起来小时候随着身世流言一起听到的传说。很多树灵本来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精灵,而是被抛弃在森林中的婴孩被草木的灵力所育成的结果。

这个姑娘大概也是如此吧。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索迩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下了这样的结论。

但是他不讨厌,反而觉得很可爱。

他想了想,还是说了思考了很久后的言语。

“以后,你不用在帐子外面听笛子了,直接进来就好。”

面前女孩子立刻容光焕发,大大的黑色眼睛像是浸透了山泉,她的样子好像一朵盛开的樱草花,索迩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她轻启淡粉色的唇瓣,小声问:“真的可以吗?”

“嗯,是真的。还有,我叫索迩,你的名字是什么?”

女孩脸上露出甜美动人的微笑。

“我叫神音。”

 

旅团出发前一晚,索迩亲自去找了西鲁芙。

她听完他脱离旅团的理由后,妩媚地笑了一笑:“看来你找到新的工作了?”

索迩耸耸肩:“没有,不过我倒是打算在河边的村落里靠之前的积蓄盖个屋子,然后安顿下来,平时吹吹笛子就够了。”

“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你就不怕?”西鲁芙知道索迩还没有到厌倦奔波的年纪,她很好奇究竟是什么理由让索迩想要留在这样的小镇里。

看着西鲁芙满是疑惑的眼睛,索迩心里了然。

确实,他还远远没到应该安分的时候,也明白走出去了就会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他。

但这一次,他想等一个人。

等那个人开口,和他一起走。

终于找到一处安心之地的索迩,他的微笑里多了一份笃定。

“您说的是树灵吗?没什么,突然就不怕了。”索迩将木莓放入口中,细细咀嚼起来。是他喜欢的滋味。

“不仅不怕,反而有些……感兴趣了哦。”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