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神】Sincere Melody 2.

渐渐在小镇上安定下来后,两姐妹的性子都渐渐恢复了正常。露雅达决定一改之前大大咧咧的性子,去镇上最大的餐馆里帮工。只是餐馆老板娘并不喜欢露雅达过于出色的外貌,毕竟这引得她丈夫成天无心算账,光在餐桌那边晃悠了。
神音知道自己的性子比露雅达圆滑,但亲眼看到老板娘揪着姐姐衣领把她甩出餐馆大门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其实也是个脾气火辣的。
“我姐姐究竟做了什么,要让你们这样殴打?”神音冷冷地逼视着眼前满脸油汗的中年妇人,一口银牙咬得紧紧的。那气势生生压住了体格比她大三圈的老板娘,于是她赶紧清清嗓子,高声吼道:“好好管管你姐姐,别让她成天勾搭有老婆孩子的男人,我们这是正经餐馆,不是些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
话音刚落,神音踮起脚尖甩了老板娘一个响亮的耳光。围过来的小镇居民都发出颇为震惊的吸气声,神音却恍若未闻,抄起路边一根木棍便喊:“把你诋毁我姐姐的话收回去,你说我姐姐行为不检点,有什么证据,他吗?”她满含怒火的黑眸子瞪住老板娘身后佝偻身形,眼神躲躲闪闪的男人,冷笑出声:“明明是你的丈夫自己心思不正,怪在我姐姐头上,当我们两个孤女好欺负么?”
老板娘涨红了脸,恶狠狠地一把揪住棍子:“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你……”
周围的居民面面相觑,也有人为两姐妹帮腔,却没有一个人上来劝和。但是露雅达却拦腰抱住了神音,低声哀求道:“露西塔,算了吧,是我不对……我们就这样回去好吗?”
神音浑身一僵,因怒火而烧的滚烫的脸颊迅速冷却下来,她知道露雅达只会比她更不服软,而令露雅达如此恐惧的事情……
沉默了片刻后,神音放下棍子,拉着姐姐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她们一路走回落脚的地方,那是一个荒废已久的宅邸……的地下室。整个宅邸只有这个地方不透风不漏雨,她们两人少得可怜的行李堆在角落里,看上去像一座小小的坟茔。
露雅达点燃一根蜡烛丢到篝火堆里,她在微弱的橙色光芒里缩成小小一团。神音叹了一口气,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其实根本就说不上是一餐饭,因为自制的烤架上只有孤零零的一片面包。
那还是今天神音从一堆垃圾里捡出的完好部分。
她们这两个月来都在拼命工作赚钱,平时吃穿也是十分注意,精打细算地省钱准备买回程车票。可是一个星期前,她们得知由于东南省份因为战败而被割给了邻国,回家的铁路线已经彻底断了。
 “那个老板娘,她的哥哥是这个小镇上最有名的恶霸,所以千万别去招惹他们……假如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被人这样又打又骂,名声被诋毁,可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平时一向开朗泼辣的姐姐说着说着,居然掉下了大串的泪水。
神音抱着姐姐,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心,已经像是过了疼痛的临界点一样麻木不堪。
假如上帝真的存在,他一定不会让她们父母双亡还受到这样的欺凌,但这些的确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是啊,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她们也只能认命。

 

 

姐妹两人住的地方很偏僻,就算是最近的杂货铺也离这里有两个小时的步程。她们已经把最后一点面包屑都吃完了,现在的两人在经历了一天的颠簸后,依旧饥肠辘辘。

火苗微弱了下去,最终在灰烬里消失了最后一星光芒。

露雅达叹了一口气:“那,我们找邻居借点食物怎样?就说我们明天一大早就会还回来。”

此刻的神音正在低头收拾东西,听到姐姐的提议后只是顿了顿,什么都没说。

也许露雅达愿意相信世界上还有仅存的善意,即使她刚刚被那样对待。

只是神音再也没办法相信任何人。

但她终究还是去了,姐姐被老板娘推了一个趔趄,扭伤了脚腕。一路上神音背着姐姐回家,现在的姐姐也需要休息。

神音拿了一个空麻袋出门,她努力整理好凌乱的鬓发,让自己看上去稍微整洁一些。当初离开家的时候神音穿着麻布缝制的蓝色方格裙,现在身上这条裙子已经脏污到不能看的地步了。

没有办法,她现在更像一个乞丐。谁看到都会把她立刻从后院里赶走的吧。

即便是如此,神音也沿着门前窄窄的土路继续走了下去,一家家地敲门。

不出所料,得到的都是拒绝,更多的住户选择不给神音开门。

一无所获的挫败感让神音情绪更为低落,她也饿到走不动了,于是低头坐在路边,怔怔地望着脚下平整的草坪。

傍晚的天色更阴沉了,初夏的绵绵细雨缓缓从灰蓝色的天幕中飘下来,她必须回去了,要是淋雨感冒了可不像从前那样有药可治。

她打算就这样缓缓走回去,虽然她知道这样空手回去姐姐肯定要失望了。

一阵阵疲乏感袭上全身,神音有气无力地迈出步子,就在此时一只有力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神音警惕的回过头来,面前站着一个身形高出她一大截的人。他披着灰色的遮雨斗篷,看不清他阴影中的脸,只能看出他的身材特别结实。

那个人递给她一个封好口的大袋子,烤面包新鲜的香气从牛皮纸袋的缝隙里冒出来。随即他扭头就走,似乎完全没有与神音攀谈的意思。

神音愣了半晌,待那个人已经走出一段距离后才反应过来,她追上去喊道:“谢谢你!我明天一定把钱会还给你的。”

走在前面的身影却始终沉默着,一言不发,他没有因神音的话语而停留。

虽然有些困惑这个人的身份和他的行事作风,神音还是满心喜悦的抱着袋子回家了。令她惊喜的是,这个大袋子里不仅仅只有食物,还有一大捆蜡烛,五盒崭新的火柴以及一些常用的铁质工具。

露雅达吃上了热腾腾的面包后,心满意足地躺在了神音刚刚搭好的稻草床上。她看着妹妹翻出了许久没有打开过的行李包,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盒子来。顿时,露雅达的眼神里满溢惊喜。

神音拿出了小提琴,她很久都没有心情拉过它了。但今天晚上兴致高涨的她却一口气演奏了五首曲子,还专门选了姐姐最喜欢的夜莺圆舞曲。

待到两姐妹吹熄蜡烛躺下来时,神音心中的喜悦都难以言表,但她很快就入眠了。

这是她来这个镇子上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