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音CB】沉疴 (上)

索迩再次踏足约瑟芬塔城,是在那场战役十年后的一次紧急召集中。因德帝国于上次边境激战里损失惨重,幸存的梦境祭司与水源的光明祭司签订了新的和平条约,在两国皆在战争侵蚀下穷途末路的今日,这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

他也是这样想的,所以索迩第一个动身前往阔别已久的亚斯蓝,没有提前禀告风帝与繁琐的入境流程,一个人借着呼啸的西北风行进到了帝都格兰尔特。

自己立誓要保卫的疆域并不如祭司承诺的那般安宁。十年了,这些光阴在因德雪都无声地流逝而过时,索迩随着麒零等人去了火源。自小他就是学堂上最好奇的那个,如今渴求已久的真相被层层剥裂开放在他眼前时,心里反而意外地感受到了一种酸涩的绝望。

如今索迩不再是孩童,他逐渐明了大陆的真相,很多事情早已不足令他动容。

不再是为了所谓的和平,那种理由在祭司反复无常的布局下都显得太过虚伪可笑。前来这里一个主要的原因,还是前线战局吃紧。

无辜的平民与为保护平民而站出来的战士们需要他,仅此而已。

索迩踏着熹微晨光走到熟悉的城墙下。放眼望去,数种不同颜色的血浸透了粗粝的石砖,暗褐色的纹路最深邃的地方搭起几顶白色的帐篷,帐子外边因德的霜花银蟒旗飞舞在干燥的北风中,银色的流苏在空气中摆动,那光芒那形状都很有些熟悉,索迩意外地眨眨眼,定睛看向帐后绵延的救治区,目光深邃。

仔细想了片刻后,索迩意识到,自己可能不是因德帝国最先抵达此地的人。

他还记得当年那次惨烈的战役,麒零和他携手击退了东方的入侵者,可他们都没来得及顾上惊慌中撤退的平民们。那时铂伊司罕见地带着三位使徒出现在战场后方,他们用天赋牵制住后方袭来的敌人,而带领平民有序撤离战场的负责者是天之使徒,这位因德帝国仅次于铂伊司的强者。

索迩当年还有些不解,当他确切了解到帕德尔的天赋后就明白了这种安排的用意。

如今,也是帕德尔在这里接待了他。

他笑容和煦,一头亚麻色的卷发在冬日稀薄的阳光下闪闪发亮,暗绿色的眸子深邃如泉。索迩和他并肩而行,同时心里也悄悄比划了一下。发现帕德尔和自己差不多高后就松了口气。

他曾经一直暗暗地和帕德尔较量,当然这只是单方面的。曾经他常去风津和伊赫洛斯等人打闹,海之使徒辛瑟的性格很活泼,颇对索迩的口味。但帕德尔从来不参与这些,他只是一个人静静坐在汩汩涌动的温泉水边,就着那丝珍贵的暖意与珍贵的阳光擦拭刻满文字的石版。

因德的阳光很是难得,但索迩心中的渴望不会因此熄灭。四五个小时的阳光,就足以让他拥有一个星期的愉悦心情。索迩想感受到更多的光,于是他走了,和麒零一起去了更温暖或更明亮的地方。

想必帕德尔也是如此,这个举止文雅性子沉默的少年,在索迩眼里也就顺眼了那么一点点。

如今,铂伊司已经不知所踪,成为一度王爵的,便是帕德尔。

一番礼节性的寒暄后,索迩挑起帐子一角向后走去,走到最后的时候,帕德尔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回过头道:“索迩,这里有个棘手的病患,她是水源亚斯蓝人,曾经是杀戮使徒……可能,算是你的故人吧。”


索迩回望着他,半晌都没说什么,忽而一笑:“我在亚斯蓝并没有什么故人,说得上熟识的也就麒零,幽花他们几个。”

“即便不是也不要紧,”帕德尔平静地说:“她的病情比较复杂,但不是毫无转机,有些最关键的治疗步骤需要你和她谈谈,不然,接受不了手术的她可能这几天就没救了。”

索迩耸耸肩,他什么都没说,沉默地跟着帕德尔走向帐子最深处。帕德尔停在一张矮矮的床前,撩起床边垂下的细纱帷幕。

只一眼,索迩便怔在了原地。

那个半闭着眼的病女人确实是神音。她一个人躺在发黄的被单上,精致的颧骨因瘦削而显得格外突出,本该润泽光滑的黑色长发已干枯失色,而她放在被单上的手臂则布满伤痕,其中有半数都腐烂入骨,怪异的腥臭气弥漫在四周,就连帕德尔也微微蹙眉,将目光从女人身上移去。

索迩完全无法将这个病入膏肓的女人和当年骄傲美艳的杀戮使徒联系在一起。

也在此刻,他心里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曾经不可一世的神音生病了。她病得意外的严重,很可能过几天就要丧命。

不再看床上那具残破的躯壳,索迩垂下目光,回头问帕德尔:“你觉得她这样,还算是有救么?”

他插话的时机很恰当,语气也很平淡。帕德尔是以没有多想,将放在床头柜上的病情简述递给了索迩:“大致的情况都在里面,你可以好好看一看。”

“好,我会和她谈谈的,你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索迩接过资料后和帕德尔一起走出帐子透气。他垂首翻看资料,看得非常仔细,每一段简要的叙述都被他记在了心里。

——神音在三个月前为了保护周围失散的几个平民,被北之森的毒蝎所伤。

——这种毒本来应该在她体内产生抗体,但她的体质这么多年下来已经越来越糟,毒素渗入伤口后她的体内不仅没有产生抗体,反而将她多年来体内沉积的几种毒素彻底诱发为坏血之症。

“你和她以前真的不曾认识?”帕德尔最后低声道。“如果有些交情,说不定能够劝一下这个固执的女人,让她早点接受彻底的根治。”

索迩脚步一顿,他依旧是面不改色,平静地重复:“不认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