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同人 | 原著向娅音CP《在黎明》(上)

她借着黎明的浅青色微光端详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不算大,但也足够倒映出四度女爵白皙光润的脸颊。她涂了蔻丹红的指尖拂过颧骨,那精致的形状足以撑起整副面容焕发的风华。特蕾娅视线沿着微颤的浓密睫毛一直向下,两颊残留的红晕未曾退却,饱满的唇依旧是娇艳欲滴,不过她也敏锐地在上挑的眼角处捕捉到了一丝青黑。

特蕾娅这晚并没有入眠,而是一直在等雷恩传来的消息。正因如此,她比其他人都要提前知道幽冥在雷恩郡王府的失利。

知道消息后她心里先是一沉,随后则是庆幸自己有足够充分的时间去应对接下来不可避免的战役。

或许自小,那种对未来刻骨的忧惧已经让她的精神像一根久奏不息的弦,一丝外力就能将之摧毁。疲惫在太阳穴处留下了难以忽略的麻木感,特蕾娅放下镜子,将头搁在交叠起的小臂处,以一种罕见的脆弱姿势。

哪怕是恐惧已经萦绕周身,也不能就此陷入慌乱。更何况,就算如此他们也能找到妥善的办法来解决那些叛逃者。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特蕾娅想了很多。在初升之日将崭新的光线洒满她隐山宫的每一个敞亮角落之前,她便早早地召集了自己的部下。特蕾娅听着天格内使者们的详细禀报,一边挑开浮散的奶沫。一盅小小的米黄釉瓷罐就盛满了她清晨所需的全部食物,现在她正应对一块松饼,以及脑海里翻腾不息的各种战局变化。

特蕾娅的动作仍是漫不经心,三分慵懒三分迟缓,一个不留神间,银质餐刀便伤了虎口。一滴滴鲜血从指尖缝里滑下,在白瓷餐盘上以殷红的轨迹散开。当然,这一点细小的伤口并不算什么,很快便在魂路散发的金光里迅速愈合,一旁的使者们留下记载战况的卷轴后便躬身退下,特蕾娅却没有接侍女慌忙送上的餐巾,而是陷入了沉思。

是的,她本来以为这一次的袭击时机足够巧妙,绝对能让他们措手不及。但是白银祭司没有并派幽冥的使徒去雷恩,如果有那个女孩在的话说不定能牵制麒零和天束幽花,而不必非得让幽冥陷入苦战。

这是什么用意?难道应对一个双身王爵,一个可能体内封印有四象极限的七度王爵,只需要幽冥一个就够了么?

还是祭司根本就预想到了幽冥失败的可能性,故意……

特蕾娅皱起眉头,回想有关现任杀戮使徒的一切信息。

永生岛之战过后,她在那个野心勃勃的女孩身边安插了眼线,并示意天格密切注意神音接下来的动态。但是,这一切全都没派上用场……她的使徒霓虹直接去找神音了,甚至随着神音一起前往了深渊回廊的最深处。

自己家的那个傻瓜,真的是缺心眼缺到一个境界了。特蕾娅忍不住埋怨,却也放下了心。

神音该不会自以为是地觉得,这点程度的试炼能让她的魂力更上一层?如果她真想成为自己欲望中的那等怪物,应该直接去雷恩乱局中趁机挟持天束幽花,掠夺永生回路才是。

这个小女孩手腕还是太嫩了,而自己的使徒也是个傻的,非要去为一个压根就不记得自己的女人试炼。

特蕾娅启用了那根刚刚在自己使徒身上试种的牵引线,大致感应了一下霓虹所在的方位。现在她的时间不算多,白银祭司接下来一定会召唤她参加战役,那么在前往心脏之前必须得去亲自确认一次。

这样她才能放心。潜意识里,特蕾娅并不希望霓虹和这场乱战有任何牵扯。

那个眼神纯净懵懂的人,并不适合这一切啊。

她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迎着曙光走出宫门,镶嵌着繁复蕾丝的裙摆在风里猎猎飘荡,特蕾娅抬手拢起被风吹散的一丝碎发,目光深邃起来。

乳白色的风暴在眼里愈演愈烈,她的感应也越发清晰,片刻后妩媚的眸子又再度恢复了以往的清明透澈。

接下来,特蕾娅向着深渊回廊中她所捕捉到的区域径直前行。对她而言,这要不了多少时间,因为深渊回廊所在的山谷本身就和自己的隐山宫同处一脉,只需要随着蜿蜒而行的山脊线飞掠而过就能看到那片开阔的密林。

新鲜而洁净的空气涌入胸腔,特蕾娅越发清醒起来,在高处她能感应到灌木里蛰伏的魂兽每一个接下来的攻击动态,也能看到远方金雾缭绕的湖泊,这些都会是影响别人魂力感知的因素,不过只要有她的秘技源源不断地传送消息,这点妨碍对她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

不对。

特蕾娅的瞳孔突然锁紧。牵引线上一开始还能感受到霓虹汹涌磅礴的魂力,但是好像在刚才的某个瞬间,霓虹的魂力特征就急遽减弱,直至为零了。

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霓虹在刚刚出现了生命危险?但不像啊,这种突然的魂力征象消失,简直是匪夷所思,就好像是突然间被抽空了身上的全部魂力。

不管怎么说,她都得立即赶到霓虹魂力彻底消失的位置去。看来前方的回廊完全没有她想得那样风平浪静,而是危机丛生。

特蕾娅潜心观望四周黑压压的一片林子,她将自己的魂力压抑到最低,并小心地感应周围的异动。待到将身形隐藏在林中后,她试图在一块较为平整的岩石上站定,还没来得及彻底将感知范围扩大到森林以外的地方时,她在森林的边缘捕捉到了一丝魂力。

确认了魂力的归属后,特蕾娅皱眉向前方仍一片寂静的林子里看过去,视线比寒冬中的花岗岩还要冰冷。

当然了,她们相识还并不久,但特蕾娅已经对她的魂力有了足够深刻的了解。

流速迅疾且爆发力惊人,魂路始终不断地生出新的分支,生长与完善如烙印也如宿命般刻在了这套灵魂回路的每一个细微的部分,就连大致走向也时常因攻击的种类而发生变化。换言之,这是一套探测起来十分麻烦的回路,很难想象当“进化”过了更久的时间后会怎样。

但还是不够强,至少从魂力总量而言远远赶不上自己的使徒。而且天赋进化的本事几乎每个像样的侵蚀者都会有,也不知道幽冥究竟从哪里看出这丫头有什么所谓的本事?特蕾娅暗自腹诽。

一阵树叶摇曳的沙沙作响,少女出现在树冠投射下的阴影里,浓郁的黑暗令她瘦削的身躯更显伶仃娇弱。神音缓缓向前走来,她步伐断断续续的,洁白的纱裙被撕破了好几个口子,常日里完美无瑕的脸上此刻却有一道形状骇人的伤疤,翻在外面的皮肉鲜红刺目,还在不断地淌血。细看去,她露在外面的手腕与小腿上也布满了狰狞且密集的疤痕,触目惊心地证明着刚才的殊死苦战。

神音的面色却没有丝毫惫懒的迹象,她眸光沉沉,漆黑的眼里蛰伏着警惕,以及敌意。

“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开口问道,甜美的嗓音略带一丝沙哑。

特蕾娅不禁想冷笑一声,这女孩的心思太好猜了,她敌视自己做什么,有用吗?

“我倒是很想问问你,霓虹去哪里了,别告诉我在试炼的过程中一直都是霓虹在保护你,离开了他你就什么都做不到。”特蕾娅不紧不慢地抬起眼睑,口吻凉薄。她很满意地看到女孩的脸色渐渐苍白起来,但神音却并没有表露出恼怒,而是急切地问道:“你能感应到霓虹的魂力吗?”

特蕾娅眼光扫过她全身上下,知道此时的神音魂力状态相当不好。在片刻的迟疑过后,特蕾娅如实回答:“他的魂力迹象已经消失到我无法感应的程度了,你上一次和他碰面是在什么时候?”

神音的忧虑在听到特蕾娅的话语后更深了几分,她摇摇头:“霓虹他……我在前一刻钟进入回廊的中部后就失去他的行踪了,他似乎在一处废墟旁停留了一会儿,等我回头来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无论哪里都找不到他。”神音紧紧攥着手,她的力度大到纤细的骨节都失血发白,而一向沉静自若的眼里,则是积满了整整一层的不安与哀恸。

她没有说谎,甚至连掩饰身上魂力流动的意图都没有。

特蕾娅凝视着神音隽秀的侧颜,她挺拔的鼻梁如琼脂堆砌般晶莹,乌黑的发丝形状纤细,就这样看似随意地垂在小巧的肩头,樱唇也褪变成了憔悴的浅红色,让她看上去更像一个脆弱无助的普通女孩。

一点都不像是永生岛上那个嫣然浅笑,向敌手狠辣挥鞭的杀戮使徒。

“你现在听好,如果你想救他,就帮我一起定位到他消失的确切位置点。”特蕾娅没有赘述过多,直接决绝地转过身,调整好了接下来进行的方位。神音惊讶地瞪大眼睛,稍作迟疑后也紧跟了上来。

她将神音引向回廊最为错综复杂的地段,这里连常来试炼的神音都不敢轻易改变行程路线,然而特蕾娅却能做到在难解的迷宫中轻而易举地自如穿梭,仅仅靠着她的一点点感应力。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