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同人 | 原著向娅音CP《在黎明》(中)

此刻的天幕也并未恢复到往时的清透浅蓝,重重林海之上的淡紫红云霭在日出的那一刹镀上了闪烁的金,明黄色的光线挣脱了重重云层的束缚,在朝雾中乳化成微浊的白,而寥寥数颗晨星则在西边光亮熹微的天际线上迅速消褪了色泽。

这一切都让眼前的女人看起来并不十分真切,仿佛是一尊随时会融化在薄暮中的黑色冰塑。

神音调整好了自己的步伐,她走在斜后方,和特蕾娅之间只隔着小半步的距离。甚至能听到她裙摆摇动时的轻微摩擦声。此时的森林寂静到令人害怕,竟听不见一声魂兽的咆哮与低吼。

她早就察觉到了回廊中的异常,自从霓虹消失得无影无踪后便开始了思考。在这次试炼中神音受到了太多伤害,早就因过度的魂力发动而濒临力竭。但是她依然努力将力量灌注入双腿,让自己跟上特蕾娅行进的节奏。

神音最畏惧的并不是已然知晓的强大敌手,而是藏匿在黑夜里神出鬼没,袭击前连一丝魂力都难以捕捉到的无名者——这一次她心知肚明,让霓虹陷入困境的就是后一类人。

现在必须争分夺秒,才能在更糟的意外发生前知晓霓虹的下落……

神音经过这几日的共同战斗后,对霓虹的魂力状态更为了解了。他纯净的脸庞虽然让他看上去像是不忍伤害任何人的无辜天使,但他却有着令人安心的强大,无论是元素还是阵法,还是那惊人的力量,都让他堪称是目前神音所知的最强使徒。而霓虹的感应方式……神音总是隐隐觉得有些熟悉,这种细腻而全面的魂力探测,正是极好地承接了特蕾娅的感应风格,对一个天赋本就是【无感】的人来说,这得要多出类拔萃的天赋才能做到这一点啊。

他这么强大,完全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试炼,却依旧对自己那么好。

好到无一丝私心,好到连自己要拒绝他的魂力援助,他都会不由分说地为她开启疗伤的【阵】。

神音自六年前在神氏家族里接受教育以来就被众人们一直选择性无视,直至成为使徒后也免不了来自王爵的漠然冷淡。不论身体上遍布的伤痕,神音受过的精神伤害就可谓不计其数,她知道冷暴力的真正模样,也明白什么是来自强者的敷衍了事。

所以,在经历了千般的苦痛后才学会了珍惜。

——是啊,特蕾娅那些讽刺确实有道理。霓虹的好,现在的自己依旧是无力偿还,她所能做的只能是变得越来越强,能够亲自来守护他的那种强大。

而且,绝不能让这个仅存的对自己真心善意的人,受到伤害。

这时特蕾娅的行进却戛然而止,她堪堪停在林地间流转的碎光里,眸中开始翻滚起又一波剧烈的白雾,金色纹路从她眼眶周围向下蔓延至全身。

神音看着面无表情的特蕾娅,有些陌生。

这不太像是她以前了解到的特蕾娅,以妖娆柔魅的笑颜面对雷恩海域内暴动魂兽的特蕾娅。

神音终于是忍不住了,在特蕾娅眼睛再度恢复漆黑后直接发问:

“你打算怎么找霓虹?难道说,你和霓虹之间有王爵与使徒间的灵犀吗?”

特蕾娅神色依旧冷艳动人,她纤细的手游离在随风开阖舞动的裙摆间,并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了神音一句:

“那你和幽冥是怎么联系的,靠着你那串手链?”

神音先是一惊,继而颔首:“我和王爵之间并没有一般的王爵使徒那样的灵犀,只能他给我的信物来传递消息。”

“果然是这样啊。”特蕾娅语调掺上了凉意:“那你知不知道,这些宝石从哪里来的?”

神音停滞了一下身形,她之前确实偷偷设想过这个问题,但正视它还是第一次。她望向特蕾娅如冰冻湖泊般蕴有锋利冷光的眼眸,震惊的神色收拢,继而恢复了正常。

特蕾娅回首瞟了她一眼,禁不住笑了,不知道究竟是因何而笑:

“你王爵把自己的魂器的一部分交给了你,连我都做不到的事情,他可是做到了。幽冥对你是很好的,你居然还不知道珍惜吗?”

暗地里为积蓄上位王爵级别的魂力开展阴谋,欺骗王爵以得到他的攻击方式,这些可不是哪个正常使徒做得出来的。也只有面前这个心机深沉的女孩,小小年纪就敢有这等肖想……特蕾娅冷冷地逼视着面前的女孩,想听她无力的自我辩护。

神音却并没有再度露出惊讶之色,她只是若有所思地问:“你说的好,是指什么?”

特蕾娅瞳光紧锁:“他在我面前,可是处处在维护你呢。”

为什么是这样?特蕾娅本想让尖锐的事实直刺入面前少女的内心,但换来的却是神音的淡淡一笑。

妙龄少女的容颜就像叶间缀露的银白蔷薇一般,溢满最真切的芬芳,却又美得幻灭,她像是无意识地玩弄着鬓角的发丝,仿若喃喃自语:“换做是我,我也会在别人面前维护他。”

特蕾娅皱起眉:“说得倒是好听,可你都做了些什么?你……”特蕾娅停下了话语,这才想起,长久以来幽冥都极少提及自家使徒,在自己所了解到的消息里,眼前的少女也始终隐瞒起自己的身份,从未向外人暴露过有关二度王爵的任何讯息。

她不了解她,也就没办法进一步加以评判。

神音看着不再说话的特蕾娅,再一次沉默了。她想起了那个清晨,也是曙光破晓的时分,一切本该清新美好,但空气中却弥漫着尸身腐烂的腥臭,魂兽们的鲜血将狰狞礁石染得通红。

雷恩海战是神音经历过最惨烈的一次战役,结束时她的大腿处布满了好几道伤及根骨的口子,手臂也因海蛇的撕咬而青肿起发黑。神音的意识都快模糊不清了,只有躺在地上看着王爵挣扎着爬起,然后漠然地从她身边走开。神音几乎都快闭上眼睛了,但在一瞬间她在视野边缘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是特蕾娅,她俯下身将半昏迷过去的霓虹抱到膝上。就她所感应到的一丝异动来说,特蕾娅体内的魂力也几乎用尽了,但是四度女爵依然毫不犹豫地将手放在霓虹染满血污的额头上,她的动作能看得出极度的疲惫,但却轻缓而温柔。

那时的特蕾娅脸上的神色,和现在,甚至可以说和刚刚感应到霓虹失踪的时候,一模一样。

或许是出于一时的冲动,神音不由自主地说出了以下的话:“如果我失踪的话。他一定不会来找我,更不会在我受伤的时候……亲手给我治疗。”

话音落下,就连神音自己也震惊了,她从未将心中所思所想直白讲出过——这是第一次,还是在一个自己仍万分戒备的强者面前。

特蕾娅也怔住了。她刚刚确实有了一霎短暂的失措,但那是因为牵引线的突然断掉,而并非出自任何非理性的因素。

现在,居然罕见地为一个女孩子的情绪而感到迷惑。

她说这话有什么用意?

平心而论,特蕾娅对幽冥和神音的往事几乎没怎么听闻,也不解为何神音会突然提及自己和霓虹之间的关系。

特蕾娅直视神音,像是想从她的表情变化上找出一丝端倪。但神音说完那句话后立刻又恢复了镇静,仿若话语不过是一枚投入深湖中的卵石,片刻后便消殆了所有波澜。
一时间不知道该回复什么的特蕾娅只好继续向前走,良久后她冷哼一声:“你啊,真是不知足,也真不够了解你自己的王爵。”

神音突然冷冷地发问:“你确定你真的了解他的全部?或者说,你确定你真的了解他是怎么对待除你以外的人吗?”

“你放心,我对幽冥的了解绝对比你要深刻得多。”

“是吗……”神音苍白憔悴的脸上居然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你和他一样也是所谓的侵蚀者吧,那你会像幽冥对待我那样,对待霓虹吗?”

像是一个偶然的提醒,特蕾娅突然想起了幽冥望向一对冻凝在冰里的双胞胎时,复杂的眼神。当然了,她自己从未畏惧过任何侵蚀者,自然也就不曾害怕那个和自己魂路极为相近的小女孩。但是特蕾娅当日却从幽冥的情绪中捕捉到了剧烈的恐惧感……以及,憎恶。

“这种恶心的东西,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幽冥事后只对她说了这样一番话,便对当日凝腥洞穴前的遭遇绝口不提。

当初特蕾娅还在心中暗暗嘲笑过幽冥的反应,想着哪天他要是知道了自己也学会了这女孩的天赋,会怎样。

说不定幽冥在过了这么多年后依然会恐惧,也说不定,会选择接受这个艰难的事实。

但他究竟怎样看待心目中怪物的亲姊妹,特蕾娅捉摸不透。她也决不想再继续这个充斥着扭曲悖论的话题了。

特蕾娅向后侧伸出手,将神音拦在了身后。

“你要做什么?”神音警惕地问。

“清除掉一些障碍而已,我感觉到前方有一群【菱纹三角犀】来袭了。”特蕾娅翻动手腕,金黄色的脉络在皓月般洁净白皙的胳臂上游走,她向早就感应好的数个定点释放出魂力,只用一瞬便将啸叫着的魂兽们化为齑粉。

浓郁的血腥气弥散开来,她有些厌恶地掩住口鼻,向身后的神音讥诮地瞥了一眼:“下次你自己来吧,看你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神音并没有多说什么,在魂力焕发的光芒全数退散后后仔细感应了一番特蕾娅现存的表层魂力。看来,特蕾娅并没有打算在这里释放魂器。

将很小一部分魂力聚集在魂印的右侧,神音的掌心里凭空喷射出了大量的蛛丝,作出一个悬空浮动的茧,在她们周围形成了一道半透明的屏障。

“碍事的东西都除掉了,你这是在干什么?”特蕾娅有些不满地问,按理说现在敌人肯定在回廊某处窥伺她们的一举一动,因此现在理应避免任何程度上的高强度魂力使用,不过……

她再度感应了一下魂力网,发觉上面附着的魂力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特蕾娅有些讶异地收回手,看来这是神音用得相当熟练的一个技能了。

“待会我们要经过的一段路程里有大量的群居昆虫类魂兽,魂力非常微弱但有剧毒,应对起来非常麻烦。”神音全神贯注地运行蛛丝上的魂力,并示意特蕾娅继续走。

特蕾娅深深地看了神音一眼后,也再度恢复了正常的步调。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