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神 | 《以茶之名》 原著向

作者@NPC 
阿雨的漆神真的好棒呢💕

一、
神音小姐可谓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手中明月,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这位神音小姐在我们这些下人之中风评可谓是非常之好的,她是那种典型的一不骄纵,二不惹事典型的贵族女孩儿,端庄典雅,举手投足之间都可见名门教养之足。
在我们这里,白玉兰花多在夏秋时节开放。而神音小姐则偏爱白玉兰,专门叮嘱管家在院子里面种了许些玉兰。玉兰树郁郁葱葱,长势极好,就是在无叶的季节也尽显芳华。而在雨水充足的那些时日里,朵朵白玉兰盛开着,很是清雅高贵。
每次在夏末时节我进入她的园子打扫时,总是能闻到那种馥郁的芳香。并没有多浓烈,只是淡淡的清香,亦如园子的主人那般文雅清丽。
在这个时节里,漆拉先生有时会光顾这个园子。他常在院落小亭间饮一杯清茶,与神音小姐一同闲聊许久。我常与其他的仆从一同躲在丛丛花朵间,探头遥望亭下的一对璧人,再暗暗窃喜,聊着属于我们的八卦,嬉笑打闹片刻。这便是仅仅属于我们的愉悦。
这个园子里面的一切陈设都是围绕着神音小姐的喜好来的,包括园子里的行事规矩。故我们再次呆的时间与这个园子存在的时间一样久。虽说呆的久了不免乏味,但神音小姐好似不是这样觉得。
若不是因为白银祭司的命令,神音小姐平日里甚至不想出这个园子。对于这个问题我好奇了许久却也得不到答案,但是现在想想怕是因为漆拉先生。
任何一个少女都不想错过与自己喜欢的人见面的时间,但有个无法忽略的问题便是,漆拉先生来的很不定时。
北方的因德帝国有一种最顶级的茶叶名叫‘诸神怨’。家族里一个路过因德的友人带来了几包‘诸神怨’,因为非常珍稀难得所以神音小姐就留着压箱底了。唯有漆拉先生来的时候会用镊子夹取几片,放进小茶壶里冲上开水浸泡,浓郁的茶精香气夹杂着淡淡玉兰香充斥着整个园子。这时,神音小姐也会微微半阖双目,靠在柔软的椅背上,与漆拉先生享受着舒适的下午茶时光。
今年与以往不同。漆拉先生来得更频繁了,频繁到今年神音小姐托人带的那几小包‘诸神怨’都早早的用完了。
那一段时间的神音小姐总是很开心,虽然还是如往常一般温雅的笑着,但是笑容中多了一些温情脉脉。兴许,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诸神怨’已经积累了满满一抽屉了,收藏茶的柜子仿佛都已经染上了‘诸神怨’的清香。满满一抽屉的‘诸神怨’仿佛都在讽刺着我与同伴们当年的猜测。还没有开始一切就已经被扼杀在摇篮中了。神音小姐每年仍然会托人带些‘诸神怨’将它收藏在自己的卧室之中。她看起来仿佛真的只是在收藏茶叶,沉静自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日子就像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直到今年干燥炎热的夏末。神音小姐一声招呼都没打便前去了雷恩,一去不归。在这期间漆拉先生来过一次,却没人给他斟茶了。
我那天也只是遥遥的望了一眼,瞧他负手立于亭中,背影显得着实有些孤单落寞。幽幽玉兰香弥漫在整个院落之中。
漆拉先生啊,你怎么不在早来那么一点点呢?
我有些惋惜的轻叹道。风把我的声音吹得很远但我知道传不进他的耳朵。
漆拉先生他不知道,曾经院落中种着的并不是白玉兰而是妖娆的玫瑰。他也不知道,白玉兰的花语是报恩,真挚、表露爱意、高洁、芬芳、纯洁、纯洁的爱,真挚。他仍然不知道,神音小姐不喜茶的清香,喜的是红酒的苦涩。她瞒的过您,却瞒不过日夜陪伴着她的我们。
我终是忍不住走向了他,他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他。“漆拉先生,神音小姐她……”正当我准备大义凛然地陈诉的时候,漆拉先生却缓缓抬起了那覆这银白色浓密睫毛的眸子,那是一双美丽得胜过世间万物的眼睛。
他竖起了一根手指在嘴唇上轻轻贴了一下,表示让我噤声。“有些事实不说破会更美妙,有些承诺给多了让人期望。”他低沉的声音轻轻回荡在亭内,带着若有若无的轻叹。
那日之后,漆拉先生就再也没有来过。倒是神音小姐,在那一年之后的仲夏里回来了。
那天她全身上下都是血迹,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正躺在花园之中的草皮上,丛丛白花点缀着她的脸庞让其显得更加鲜明,蝉鸣声不停,回荡在那夜的晚上。神音小姐穿着一身白色的礼裙,不似过去那般穿的简易轻便,却是略显繁复。我看着她躺在草丛之中,连忙过去呼唤着同伴们将她扶起,白色的礼裙已经被鲜血浸透了一半,连她走过的地方都滴满了触目惊心的血迹。
在我们悉心的照料下,过了几日神音小姐就醒来了。她的双目有些空茫,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回到了家族的庄园,她轻声感谢我们的照料,随即又沉沉睡去。
神音小姐自那天之后变得很沉默,唯独看到‘诸神怨’和亭子的时候目光会有些复杂,她漆黑深邃的眼里尽是我看不懂的情绪。
过了几日,漆拉先生来了。我看着他扶起神音小姐两人一同走过园中小路,两人的身姿都是那样优雅,但他们之间缄默无言。直至到了亭子中,才分开了一直牵着的双手。
这次漆拉先生带来了‘风息翡翠’。他纤长洁白的手指灵巧地解开茶叶的带子,腾腾热气从骨瓷杯里冒出,他为她亲自斟上了一杯精心泡好的茶。两人如往常一般,品茶,轻语,小憩。
园子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仿若从前静好的岁月。

二、
每个少女从小都会有一个秘密的梦想,想要穿上洁白的婚纱,牵着自己爱人的手,一同走向幸福。
这也不妨是个值得追求的梦想。神音心道,缓缓的合上了女仆带来的童话书。她静静端坐在窗边,视线望着外面大朵大朵盛开的红玫瑰,阵阵馥郁的花香让人沉醉。神音拨弄了一下放在手旁边的玫瑰花,低低地笑了起来。她端起高脚杯,浅尝了一口醇香的红酒,可惜入喉却不是自己钟爱的味道,尽是苦涩。
桌上的花瓶中除了那朵玫瑰外还有一朵洁白的花。女仆跟她说那是玉兰花,代表纯洁,高贵,还有爱情。神音眸光微闪,似是想到了谁,继而轻轻抿了抿唇。
那之后,她让女仆们把园子里的玫瑰换成了玉兰,只希望那人来的时候能看到那些美丽的花朵,能够明白一些……她的爱意。
爱上一个人需要什么?兴许只是需要那匆匆的一眼,和适当的阳光。她还记得初遇漆拉的那一天,那时的自己因为厌倦了舞会厅的嘈杂声而躲到了外面,于是便遇上了他。
神音从未想过,这世界上会有比圣诗里传颂的神祇还要美好的男子。
银发的男子垂眸,手上拿着一卷古旧发黄的羊皮书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皇室庭院里的花固然有万般迷人的色彩,却掩不住那人周身清冷的气质以及绝美的容颜。
宴会之中的匆匆一瞥,她怎会想到居然是一眼定情。
神音思忖片刻,便主动上前邀请他来到自己的园子,以茶之名。
那之后,漆拉经常光顾这座园子。
亚斯蓝的三度王爵平日里总是缄默不语。他精致的眉眼里似乎总是凝着一丝愁郁之情,而身居人上之人的他,却是异常的淡泊无求。他用耐心的态度教导神音如何高效率地使用魂力,悄悄望着他雕刻般完美的侧颜,神音偶尔甚至会看得出神。
那些年少轻狂的热恋,也沉积成日久的爱情。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几年的光阴一晃而过。在她初为使徒的那段时间他来的很频繁,话也渐渐多了起来,脸庞上带了些许光彩,不是一直冷漠的脸。就在神音以为这真的是个好的开端的时候,现实却给了她一个狠狠的打击——他再也没有来过了。
那个夜晚细雨绵绵,带起阵阵惆怅的思绪。神音拉开尘封已久的抽屉,看着满柜子的‘诸神怨’发着愣。原来真的有人如同这漫天的细雨一般,看似一点都未有影响到你,但其实你的全身在察觉过来前就已经被它淋湿得透彻,可笑的是你居然还留恋着它带给你的丝丝凉意。
来自心脏底部的抽痛感带起了眼眶的湿润。神音有些茫然地看着那些散落开来的茶叶。原来,不是已经不在意了,而是心脏都已经被侵蚀完了。
——对待爱人最残忍的方式,不是轰轰烈烈爱后的生离死别,而是热恋后情愫无可挽回的淡忘。
接下来的时日,神音过得恍惚不定。试炼、寻觅、执行红讯,她还是那个完美的【杀戮使徒】,只是心里空洞一片。
接下来,白银祭司命令她去福泽小镇,以冰貉之名铲除神氏一族中神斯的势力。表面上祭司说的是要稳固神音在神氏一族的势力,令【二度使徒】的地位上升,能够名正言顺地进入皇室。原本神音觉得祭司的命令只是为了扶持她,但是这一次的任务却是宣告她平静生活的结束。
神音已经因此被追杀了一年多了。从水源到风源,从二度使徒到囚徒,一夕之间得到的荣耀在一天之间毁灭殆尽,实属让人有些怅然。她不禁想到三度王爵,也就是他。
神音已经很久没有想到过漆拉了,她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再沉溺于无谓的思念中,但一旦有关他的点滴袭上心头,她便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
他,一直以来都尊居上位,受着白银祭司们最深的信赖。漆拉他真的是个很强大的人啊。
在风源与水源的边界,她再次遇到了他。
漆拉的黑色羽织斗篷在风雪中扬起,他的面容还是那般美,和从前一样丝毫没有变过。神音凝视他一会儿,笑着说:“你还真的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呢。”
对面的他却沉默许久:“你变了很多。”
神音低声笑了笑,不知是开心,还是悲伤。两人就这样在这漫天的暴风雪中缄默相对。久到身体仿佛被寒冰冻住,久到心头的血都已经冷却凝固。
漆拉,这样吧。你过来,往前走那么一小步,天涯海角亦好,水源风源亦好,你带我走我就愿意跟你走。
只要你肯走上前来牵住我的手,陪我走过漫天的风雪,陪我跨过那一条国界,一步即可。
——小时候的我天真懵然,想让所有人都懂我的无可奈何。可是现在,我却只想让一个人懂自己的欲言又止。

三、
他曾发过誓,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绝不会背叛自己的国家,不辱没自己的信仰,绝不会辜负亚斯蓝的人民。
到了至今,他都初衷不改,本心仍在。
直到那年与她相遇,和她的羁绊成为了他永远跨不过的一道坎。于是他让自己远离了,决不让自己向神氏家族的方向看上哪怕一眼。
可是他逃得过满园子的盛开的花,逃得过那个眼神纯净的白衣少女,却逃不过自己的心。
那日,在【心脏】里他与她擦肩而过,两人谁都没有停留。
神音。他开口想要挽留,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说什么。早知会有今日,当初他又为何不多再去几次她的园子呢?喉头有些干涩,他小心翼翼的收好自己的心思,尽量保持着泰然。
在白银祭司发布了针对她的红讯之后,他极其不想承认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两拍。他质问,“红讯为何要我执行?”白银使者冷静地回答道,“二度王爵和四度王爵已逝,一度王爵停留心脏维守秘密,唯有您才有能力出动。”
“我不。”他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将拒绝的言辞脱口而出。白银使者沉默了,他隐藏在兜帽下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在下以为,您身为【三度王爵】公然想违背白银祭司的命令,此举欠佳,不合身份。”谦恭守礼的话语里却是暗含着他无法忽视的威胁之意。
是了,用什么身份做什么事。便是出于当年的誓言,他也绝不能违背祭司的指令。
棋子连接到的地点位于水源与风源的边界,即约瑟芬河边的一处河岸。他有些复杂地望着宽阔的河岸,对面站着一道窈窕的白衣身影,那是她。
隔着一条河,他在这边而她在那边。潺潺流过的冰冷河水在此时成了天堑,越不过,看不破。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两人间还是那般平和的气氛,却已是势不两立。
神音,你长大了,比当年我们分别时要更好看了。但你憔悴了很多,虽然特蕾娅已经死了,但是【天格】以及五度六度王爵的势力仍在,被追杀的滋味大概不好受吧。
神音,你往后退几步可好?离开这里,隐名埋姓,风源亦可,地源亦好,火源就别去了。放弃魂力离开此处,莫要再追寻那些不该知晓的秘密,做回一个平凡的普通人,重新买一个庄园亦可,重新种上玉兰亦可,重新等一个人品茶亦好……
你要一直活着,代我亲自体味世间千般人情冷暖,代我品尝一下家中小菜,温馨简易就好,代我感受子孙绕膝,幸福美满。
如此,我便……
他抬起手,淡淡的金光从无数飘舞着的雪花中窜走。等神音回神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空留下无数雪花漂流在空中,久久不散。
神音呆呆地站在原处,脸上却滑下了一行清泪,在凛冬寒风里凝结成冰。
两人再次见面却是在神音的园子前。那时候她已经解开了封印,彻底恢复了魂力。可惜不慎落入了敌方的陷阱,受了些伤。
神音孤零零坐在地上,白色长袍上面沾染了了大片大片的红,她头发有些散乱了,看起来极为狼狈。与他整洁的黑色长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漆拉缓缓的向她伸出了手,就当神音以为他这是准备出手杀死自己的时候,却没有感到任何进一步的魂力流动。
他只是轻轻拂去了她脸上的发丝,执起了她的手……像很多年前他在园中小径上曾做过的那样。
谁都不知道此刻的平静能维持多久,他们所能拥有的只是现在。
漆拉牵着神音的手,半搀扶地带她走进了已经荒芜破败的园子里。隐隐有炙热的魂力流进魂路,神音的伤口一点点愈合,那种温暖的安心感再次笼罩了全身。
她抬起头,向身边高大的男人回以一笑。
那笑容里,好像流转着一整条星河里璀璨的光芒,耀目迷人。
——这情景,多么像我们逝去的从前。
也是在仲夏夜中,玉兰香里。我轻轻扣住你的手,走向我们熟悉的亭子。
一步一血迹,一步一脚印。有些时候我会叹息最悲伤的是你我都无法像从前一样。你却说,那不过是成长。
夏夜的风总是带着些许闷热。今日今夜,我将手交付于你,牵着你的手走完这条路,无论未来是何等艰难险阻,我都绝不会后悔。
想必,你也如此吧。
男人和少女相视一笑,容貌天下无双的两人并肩而立,南风拂过,洁白的花瓣打着旋儿落下,清香弥漫,绝美如画。
也许我们之间,永远不会有所谓的未来。
但此刻,只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end
阿雨说,这其实是一个开放性的HE,开心吧!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