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迩的手指游离到了右肘关节后的爵印处,一根手指隐隐靠近,现在只要他解放一丝魂力就能解开自己事先设好的封印,释放出全部魂力瞬杀眼前的少女。

但是他想到了胸口处衣襟内,夹着来自西鲁芙【风后令】,那是因德帝国内的最首要命令。

“把你所在的地方,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全都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越多越好。”

电光火石间,索迩想到了西鲁芙的眼神。她宝石般清澈透亮的凤眼很美,是三月冰海的浅蓝色,但是那双眼里却没多少温度。她用最精密的计算将整个过度变成她行宫内的一盘棋,如果他走错了那么一步……

而且,仔细想一想,除了杀戮,他还有别的选择达到原有的目的。

索迩轻轻地笑了,如同一阵舒缓的春风吹融了眉眼间冰雪。他将手背在身后舒展,流畅而饱满的肌肉曲线纤毫毕现。

看着眼前面色越来越凝重的神音,索迩突然咧开嘴,开了个玩笑。

“可惜你呀,不是我们风源人,否则我说不定可以考虑把你娶回家。”索迩仿佛完全没听到少女方才介绍身份似的,歪着头看她,深邃的眼里尽是戏谑之色。

他很满意地看到自己的挑衅取得成效,眼前女孩完美保持的笑容里终于出现一丝窘迫。可索迩却没想到,神音比他想得还要那么“不矜持”一些。

“啊?您真的想娶我吗?其实我从小跟着父亲做买卖,现在可是亚斯蓝有名的财迷呢。我很愿意陪您走到天涯海角,但是,我得向您收一笔两万吞克的礼金哦。”神音向下蹙着眼角,俨然一副为婚事烦恼的样子,她苦闷的小脸太过一本正经,如若不知内情可能真以为这姑娘小小年纪便恨嫁了。

见此情状,索迩差点噗地一声笑出来。

本来是想调戏一下她,没想到这女孩子的油腔滑调居然还和他有得一拼。不提完全不逊色于自己的演技,她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也太厉害了吧。

“这个……我就是一介两袖清风的爵爷,不敢不敢。”索迩一个哆嗦,连连摇头。

神音笑眯眯地反问:“真的不干嘛?其实爵爷你也很帅哦,我看你挺合我眼缘的,这样吧,也许我心情一好把礼金给你减个三成?”

索迩捂着头:“……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该调戏你。”

这下,他算是初步见识到了亚斯蓝二度使徒的厉害。

……自己当年在当使徒的时候可没她这样,如此的谨小慎微却又胆大包天。水源那边都是怎么培养使徒的啊?索迩心里叫苦不迭。

但神音在这个当口已经恢复了全身的魂力,她稍一感应周围的魂力便紧接着走出洞穴,沿着洞穴外小径与山石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在略有减弱的风雪里,神音看到之前所在的那座废墟正位于山脚下,孤寂肃穆,依旧是空旷无人,完全不像有什么危险即将发生。

神音转过头来,看着索迩又认真地问了一遍。“你刚刚,真的什么也没看到或是听到吗?”

“没有。”索迩注视着少女的眼睛,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是一双仿佛早已洞悉人心的眼睛,似隐忍过人世千种沧桑,本不存在什么秋波婉转,而是如同一面冰冷无波的湖泊。但独属于她的灵秀之气却并非通过眼睛散发出来,而是萦绕在她纤细柔弱的周身处。少女娉婷而立,一身素净的白衣衬得她有些楚楚可怜,但她沉静的气势却很好地弥补了这一点,相信待她扬鞭而战,一定是与先前判若两人的强势……

索迩总有种错觉,面前的少女是不是还在盘算着别的什么,但就目前而言他还看不出什么来,只有小心提防。

神音瞟了他一眼,提起箱子欲往外走。索迩也顺势而行,毕竟此时还是下午,到了晚上这个洞穴会冷如寒冰,绝不是一个适合落脚之处。

看到少女好像恢复了原先的心情,不再追究其他,索迩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估摸着,好像这丫头也终于放下了戒备?那说不定可以套套话什么的,增加一些有用的情报……

索迩还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神音便伸出手用力揉了揉后脑勺,自言自语道:“我的头怎么会这么疼呢?”

“大小姐,其实……你倒下来的时候,头撞到了石头,能不疼吗。”索迩弱弱地回答道。

神音突然回过头,盯着他的眼神锐利逼人:“你刚刚不是说,你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地上陷入昏迷了么?”

完了,好像刚刚说了什么不该讲的……索迩一下捂住了口:“对不起对不起大小姐,其实是我在用气流把你拉过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让你的头撞到地上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黑色的眼睛与蓝色的眼睛相对,两人的目光里闪动着千差万别的情绪,但却都没有任何善意。

对视仅仅不过两三秒,索迩却觉得长似万年。

片刻后神音低下头,什么都没有回应。少女的目光中似乎仍有怀疑之色,但是她终究是沉默了,稍后恢复正常步速,不急不缓地走在崎岖的石径上。

索迩抹掉额角冷汗,决定接下来的路程能闭嘴就老老实实地当个沉默少年。

天啊,这个女孩子真的很难搞定,在她面前,真的是一句话都不能讲错….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