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音X特蕾娅 | 《边界线》原著背景


CP:神音X特蕾娅/原著背景/

这是《在黎明》的续文。
想了一下其实那篇文里娅音两人还不算cp,于是就写了这个短片。一个原著背景下尽可能皆大欢喜的结局。绝对甜w(不过最后的结局可能还是有些…………
这篇文献给越灵天使,生日快乐,我的小可爱@顾钧卿 

神音将小半杯酒举至颊侧,微微润了润唇,蜜色的液体在水晶杯里轻轻荡漾,火光在清透棱状物里折射成斑斓的碎片,盈盈映于她墨黑瞳孔里。
她瞟了一眼那边卧在榻上的特蕾娅。女人窈窕婀娜的身姿氤氲在淡紫色的熏香烟雾中,注意到神音视线的她慵懒地翻了一个身,任雪白的肌肤尽情袒露在神音面前。
几年过去,她全身上下都没有变。那鲜艳欲滴的美貌一如初迎朝露的玫瑰,水灵得令人喉内焦渴。
此时神音意识到自己的确是渴了,她伸手去够水罐。但在手指触及平滑的漆器表面时一双纤柔的手夺去了她要的解渴物,顺带还在她腕间摸了一把。
特蕾娅笑盈盈地欺身向前,惯常的那种惑人微笑出现在唇角。她把水罐搁到了一旁,顺带从后面搂住神音的腰。
“怎么,你居然还没学会喝酒呀?”女人的笑有时候和她吐露的语句一样恼人,她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饱满的两团浑圆已紧紧贴上神音的背。
神音叹了口气:“会倒是会啊,但是你知道的吧,喝酒不解渴。”
“那是你没选好品种……”特蕾娅靠近她耳边轻轻说道,那语气轻柔得像沉浮在秋空里的白羽。
“来,试试我这杯。”
神音的身体好像是被牢牢锁在了原地,她不想就此沉沦,不想让那个时而迷人时而残忍的女人对自己为所欲为。
但她没办法。
少女清澈的眸子里倒映出妖艳女人的身影,特蕾娅抿了一口酒便捧起她的脸,两人的唇瓣交叠在一起时,神音感到自己像是突然坠入了一片清香的花海中,柔嫩的触感久久辗转。
她朦胧里回抱住了特蕾娅。
夜色不够迷人,至少远不如将落未落时夕阳晕染出的大片嫣红那般瑰丽。
也不如怀中的女子那般,叫人如醉如痴。
在一整片夜空的星光明灭下,神音将自己的手堪堪停留在特蕾娅背上。这是一个意味着守护的动作,而她习惯了如此。
这些年来自己的魂力上限在一次次战斗里逐步暴涨,特蕾娅则成为了她最大的助力。于是自然而然地,神音挥舞带血的利刃保护着她,像是出于与生俱来的本能。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适应力很强,但没想到特蕾娅简直像是水一般的融进了弗里艾尔。
两人都是第一次抵达火源。名义上是执行秘密任务,实则是监察火源首都的魂术师动向以方便帝都的祭司们制定方针。但特蕾娅在行至边境时临时改了主意——斩下了随行使者的头颅,然后和她一起逃到了边境线处一个混乱的大城市里。
其实起初她们都被蛮荒之地的风俗给惊讶到了,无论是粗粝中蕴有无限细腻的餐食,还是别有一番宏伟的建筑。她们以完美的化名活在两国边界线上的重镇,三个月已经过去,好在一切都还风平浪静。
一开始,神音最抵触的是火源的服饰。神氏家族的教育不允许她穿这种暴露的衣服,虽然它们美得惊人——通体由精致的平织纱缝成,繁复纹路的金线饰于领口,别出心裁的设计令衣者的每一处曲线都能展露无疑。特蕾娅倒是喜欢得不得了,她迫不及待的换上衣物后在神音面前转了个圈,轻纱飞扬开来,铃铛清脆作响,令特蕾娅看上去比平日更是魅惑了好几分。
神音扭过了头。她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于是干脆逃进了帐子里。
“穿嘛,你穿起来,一定很好看。”特蕾娅的笑声隐约传过来。
“不穿。”神音干脆利落地道,以语气掩饰脸上飞起的一片红晕
“我说你呀……”特蕾娅倒没有说别的什么,只是有些无奈的叹气。看来她拿神音没什么办法了……不对。
只要她想,就一定有办法能让这个坏心眼又别扭的姑娘点头。
于是当晚,特蕾娅趁着神音洗漱的时候藏住了神音从亚斯蓝带来的所有衣服。最终逼得神音不得不换上了她精心准备好的一套服装。
神音半掩着脸站在特蕾娅面前,纤瘦的腰肢被宝蓝绫罗所包裹,月色将她周身勾勒得肌骨莹润,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身后,那份罕见的柔美令特蕾娅不禁屏住了呼吸。
但神音却从指缝间,细声喃喃道:
“我……不想在除你以外的人面前,穿这些。”
特蕾娅先是一愣,而后又忍俊不禁。
“傻丫头,我才没丢你的衣服,而且啊,我当然不能让那些家伙知道……你究竟有多美。”
晦暗云雾笼罩了半边天的月色,但依旧足以照出两人绝美的身影。这一刻,在亚路舍城最高的露台上,风光旖旎无限。

她们在这座城里没有遇到难缠的敌手,但却经历过许多次缠绵难舍的夜晚。譬如今日,两人一起携手走上亚路舍傍晚时分的街头。
神音的态度相当自然,但四度女爵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出行。她瞧着纷纷行人与热闹异常的街道,兴致盎然地观察着一切。
很快她便发现了自己的兴趣点。一个小摊位上盛开了五颜六色的花朵,种类繁多,浓郁的芬芳四处溢散,但特蕾娅的视线却被角落边上一处清雅脱俗的颜色所吸引。
“这是什么花?”特蕾娅侧过头小声问神音。平日里几乎无所不知的她突然发出这样的疑问,神音不禁笑了,上前精心选好一束洁白的花,付了钱后小心翼翼捧在手间,她似乎又在凝神思考着什么。
“是悦兰花呀,一种在这片区域很常见,但是特别美的花朵。”神音突然转过身,打量着特蕾娅全身的衣饰。今天神音穿了一件水蓝色带褶边缎带的纱裙,而特蕾娅的上衣部分被重重白色丝绸所装饰,令她似乎带了几分别样的庄重典雅气息。
“嗯……意外的很配你。”神音踮起脚尖,将一串花朵别在特蕾娅微微散开的鬓角处,端详了片刻后满意地笑了,眉眼处春风似的温柔,像是有一泓碧水轻轻泛开了涟漪。
特蕾娅也笑了起来。虽然她才不想告诉神音,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种花——是因为这种花令自己神使鬼差地联想到了,心上牵挂着的她啊。

后来的她们也并没有逛太久。特蕾娅本想给神音选一对蓝宝石耳饰,但在触手可及之处她却恍惚了一下,冷不丁想起神音手腕上那串熟悉的手链。
神音已经很久没有戴过这串手链,因为它早就于那场大战里随着本体破碎一地。
幽冥的死灵镜面被挟裹雷暴的骑士长枪所破,虽然盾器在战后被白银祭司所回收,彻底恢复了原状。但它原本要保护的那个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死了,便是死了。
即便曾经……那个人对自己而言那么重要,她宁可以自己的身躯去抵那致命一击。
特蕾娅花了三年的时间让自己慢慢接受这个现实,但痛楚仍然留在心底最柔软的一处,挥之不去。
神音想必也是吧。失去了姐姐,失去了霓虹,她一身黑袍来寻找丧失神志的自己。那时的神音已经成了凶名显赫的王爵,她看上去是那样的坚强不屈……却在一起逃出生天后的那晚,她缩着肩膀轻轻啜泣,而自己能做的,只有抱住她,亲吻她。
那时她依偎在自己的肩头沉沉睡去,特蕾娅一直都在茫茫长路上摸索前行,她本以为这些被掠夺的情感会反噬自身,但并没有。一种异样的幸福感从心里某个缺口处涌起,就在那一刹那特蕾娅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
她要和神音在一起。
无论去哪里,都要让这个女孩在自己身侧。
现在她如愿以偿,这已经是上天最慈悲的馈赠了吧。
并肩的她们坐在露台冰凉的大理石栏杆上。没有柔软靠垫,也不需要御寒的披风。两人都不甚在意旁物,夜风在耳边的喧嚣也都是那般微不足道。
特蕾娅依旧是沉浸在往事里,久久难以自拔。身边的神音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她悄悄握紧特蕾娅的手,温软的触感。
——是的,她和神音一起,行使了放逐自己的权利。
无论怎样,她都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所以有什么好感伤的?特蕾娅立起身来,轻轻地捧住了神音的脸,涂着红色蔻丹的指甲轻轻点着神音晶莹的耳垂。神音以为特蕾娅接下来要吻自己了,但她没有。纤细的手指一路往下探索,解开了女孩的衣衫。
“怎么了,特蕾娅?”神音将脸埋在女人清香浓密的长发间,低声问道。“又是喝醉了吗?”
“我可没醉。”特蕾娅目光渐渐迷离起来。“而且夜还长得很,放心吧……”
又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夜。
她们拥抱在一起沉沦,向着昏暗的水层深处,沉下……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神音也不记得太多了。
她只是在凌晨时分突然惊醒。半夜时分萦绕于耳边的夜莺啼鸣声已然寂灭,寥落几颗晨星在地平线上方微弱地闪烁着。她望向怀中的女人,发觉特蕾娅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与自己同样漆黑的眸子静静地望着她。
就像是最深邃的夜,浓到化不开的色泽。
“特蕾娅,你觉得,以后我们会怎样呢?”
神音望着窗外,柔美的嗓音似乎有些空洞。
黎明时分的城镇还没能再一次恢复活力,喧闹声犹未响起。一切都笼罩于永恒般的静谧里。
此刻的世间,她似乎只能听到特蕾娅绵长的呼吸声,以及自己的心跳。
仿佛过了许久后,特蕾娅轻笑出声,她说道:“放心吧,我用结界迷惑住了一切监视这座城市的眼线。那些人别想知道我们的身份,如果亚斯蓝要派人来我们也不用害怕,反正……”
神音没有再问下去,特蕾娅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只是伸出手抱住特蕾娅,好几年的默契让她们的拥抱动作也契合到严丝密缝。什么都感觉不到了……除了对方那温热、活生生的体温。
“睡吧。”特蕾娅在神音眉间落下浅浅一吻。
神音笑着抬起手,将特蕾娅散落的一缕鬈发拨至一侧。
“好。”

就这样一起逃离吧,逃到这处任何人都察觉不到的边境线,多种元素及魂力复杂交错的地区,她们方能隐匿住身形,享受最后一丝稍纵即逝的自由。
理智与疯狂的边界,梦与醒的边界。

她们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
在这条边界线上。

END.

评论

热度(31)

  1. 顾钧卿神音女神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音娅文超好看的,谢谢华韵小姐姐给的生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