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神/《月出皎兮》 原著向短篇。

本文CP:霓神。
原著背景,一发完结。

霓虹820生日,倒数第十天。希望小天使能和音妹好好的❤

 

午夜的格兰尔特,在森然的月光下静静沉睡着。靠近【心脏】的主城区已经不见多少人影,山茶花盛放在道路两侧的灌木丛中,皎洁的莹光则为叶上露滴镀上最后一层银白。风吹动了神音洁白长袍的下摆,也将她的头发扬起,露出脖颈上尚未彻底痊愈的伤痕。

这座宏伟的都市,在神音眼里却好似一座连绵的坟场。

无论被风雨几度改换头面,她相信,这里都是为魂力所侵蚀最强的一个地区了。【心脏】,是的,这里就是亚斯蓝帝国的心脏。金黄的魂力源源不断地从运河里,道路上,由一批批魂术师输往全国各地。格兰尔特肩负了亚斯蓝的命脉与荣耀,帝国的繁华自此而起。

她知道自己好久没回到这里了,上一次是随着神氏家族年轻一代的人从家族里领命出发。他们乘坐马车,一路静默地抵达福泽小镇。那时的自己一直瞥着窗外飞掠过的风景,沉思了好久接下来应对苍雪之牙的对策。

苍雪之牙的魂力总量超出她许多,如果要保住性命,她必须最大限度地应用战术来巧妙迎击。在直面铺天盖地而来的冰霜中,神音最终还是成功地用出了黑暗状态。但这,是一个至今封存在她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无论是白银祭司,还是幽冥,还是那个“指派”她完成任务的人。他们都不知道,神音那时究竟是在怎样一种危急的状态下发动黑暗状态的。

——神音的黑暗状态与常人不同,更难驾驭。因为她的魂器是多种龙魂交织的产物,控制龙与织梦者的兽性的难度比起常态的黑暗状态,更加危险。稍不注意她的神识就会被咆吼的兽性撕成无数碎片。

但她用了不止一次。

幽冥在黄金湖畔便与她作别,随即迅速地消失了,把她一个人抛在了深渊回廊里……那时的她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后便能幸存,如果接下来不用黑暗状态迅速撤出深渊回廊,她一定会死在袭来的高等级魂兽嘴下吧。

事实证明,神音命很大,她终究一个人从深渊回廊里出来了,只是浑身都是新添上的伤疤,鲜血汩汩地从樱红的唇里冒出来,神音用最后一丝力气控制魂路,让龙筋与织梦者缓缓收回爵印。她一个人躺在枯萎落叶铺满的地面上,气息微弱,纤白的手指微微抽搐着,然后握紧拳。

她此刻可以什么都不用在乎,但她想回家。

即便那个家是神氏家族也可以,她要回去,仅仅看那么一眼就好。她想躺在一张柔软干净一些的床上,好好睡一觉。

她真的,很累了。

但接下来,神音慢慢从地上坐起来,她屈起了双膝,眼神空洞地平视前方。

“是啊,我怎么忘了呢?”她自嘲地笑着,抬起头来,夜幕边缘流淌下的星光再度坠入她深黑的瞳孔里。

“神音这个人,其实已经死了啊。”

在进入雷恩城执行追杀任务前,白银使者便来通知自己,她在神氏家族族谱的名字已经标记为“确认死亡”了。

她在接受任务前就预想到了这个事实。

对,神氏家族新生代的八人都死在了福泽小镇上,他们的尸骸碎成了冰碴,在清晨曙光里分崩离析,化成模糊的血浆渗入土地中,以及散落一地的白骨残片。

神音在家族中最后一次的魂力测试名次相当靠后,没有人会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幺女居然是亚斯蓝现任的杀戮使徒,更不会有人想到她活着走出了福泽。

祭司布下了一个足够完美的局,斩断她与那个家族最后一丝虚假的联系。

她沿着远处的屋檐快步疾走了一会儿,几个起落后便站在了神氏家族宏伟的建筑塔城下。这座被白玫瑰环绕起来的灰色建筑物入口装饰着精致的白石雕塑,一座经历了数番战役后依旧巍然伫立的纪念之门。

这座门顶上镌刻了神氏家族的家徽及族语。十三岁的神音身着白裙,长久地注视着洁白的拱门,眼里全都是对家族的依赖及倾慕。

那时她真的以为,这个家族的人会爱她。

果然啊,许多事已经回不去了。至少再也无法正大光明地走进这扇门。

这里曾经栖息着她年少对家庭,对爱的一切美好幻想。也埋葬着幻想破碎后的残骸。如今,随着神音这个人名义上的死亡,这里与她再无干系。

她今天回来是想把之前整理好的永生皇血相关资料拿走。还有一些备换的衣物,一些珍藏了很久的诗歌集。除此之外,她不想见到家族里的任何人,想必,原先自己偏僻的房间里也不会有任何人在。

接下来,就要开始彻底地过上四处漂泊的日子了啊。

神音悄悄潜入塔城,熟悉的廊道与阶梯提醒着她发生在这里的点点滴滴。她还记得那个生长着茂密灌木的庭院,自己曾经一个人在树下看家族里的孩子们玩闹,没有人理睬她。比起他们的妹妹,她完全像个置身家族之外的局外人。

脑海里响起一道小声的疑问,像是另一个自己在耳边低语着,像恶魔的话语。

“何必还要停留呢?这里又没有人真的在乎你。”

她停下脚步,面色因这个念头一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突然,像是感觉到了背后有什么人的窥视,神音浑身紧绷,她迅速回过头去。

但她身后并无旁人。偌大的庭院里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

是错觉吗?

 

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圆月已经移至中天,初冬晚风不至于如酷寒般凛冽伤人,但也足够让地面结起一层寒霜。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缓缓走近神氏家族的建筑群,他步伐稳重,迅捷的动作像是不掺杂一丝多余的感情,这让他纯真的面容与伟岸的身躯更显矛盾。

霓虹记得这里,这里确切地说,是他与神音初次相遇的地点。

不是凝腥洞穴里的露西塔,而是神音。那个被白银祭司抹去全部记忆,与姐姐彻底分离的神音。

他找了她很多年。自从那日记忆在一次战斗中以外恢复,他就开始凭借着对她童年时的那些零碎的印象四处寻找。霓虹也有四度使徒的任务在身,但他依旧竭力避开白银使者的眼线,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走遍了亚斯蓝各地。

最终他在一次次的失望后,在帝都神氏家族里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气息。

那时她乖巧地坐在树下托着腮,像是在发呆。在初夏的暖阳中,神音的面容精致得像一个制作精美的瓷玩偶,整个人笼罩在隐隐的光彩里。她一直都专注端详着开势正好的白玫瑰,随即撩起耳边发丝,微微展露了笑颜。

霓虹只觉得心口一窒。

就是她了。尽管她已经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和记忆里瘦弱倔强的苍白女孩判若两人。但那样的笑颜,和断食血泊中向他伸出手的小女孩完全重合到了一起。

也与塔楼上,那片朦胧的白色影子重合在了一起。

霓虹猛地抬起头来。此时他已经潜入了神氏家族的庭院,他这么多年来从来找不到一个与神音碰面的机会,这次是极意外的巧合,他在执行任务后凭借着一丝残余的魂力气息,从深渊回廊一路追踪她到了格兰尔特。

他为了这场重逢已经等了太久,本该冷静的面容都不禁泛起了一丝急切的红晕。

没想到,他居然在已经抛弃她的家族里,找到了她。

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此刻的霓虹,眼里只有塔楼上微微探出身的女孩。

她白色的纱袍在夜风里上下浮动,像一团若隐若现的云雾。少女仰着头在窗前静默了很久很久,秀美的容颜沐浴在月光下,这一次她没有笑,而是低垂着眼帘,神情含了淡淡忧伤。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神音的孤独。

霓虹想向她伸出手,但神音停顿片刻后便自窗台上落下,轻盈地跳跃到最近的一片房檐上,她雪白的身影就像一道流星,迅速地消失在业已泛白的天际。

最终还是没能触及到,他心底的那一缕月光。

他在原地静默地站了片刻,久久地凝视远方。片刻后,他终于挪动身形,转身离去。

霓虹想到自己从隐山宫出发前的事情。王爵玩味地盯了他许久,向空气里某个看不见的点娇媚一笑。

“如果你还是找不到那个小姑娘的话,那就去永生岛等着吧。我想她不久后一定会去那里的。”

——这是他王爵特蕾娅的话语。

 

后来的事情,都抵不过帝国崩溃时带起的阵阵洪流。亚斯蓝的魂术家族格局在幽灵防御计划中彻底沦陷,当神音再度回到帝都中心城区时,神氏家族的旧宅看上去已经成了一片浩大的废墟。

据她所知,家族的人活下来的也不是没有,只是大都战死在因德边境。旧宅空空荡荡的,和当年她走进家族内部时一样的空旷,只是这次她明白,世事难料,沧海桑田,她这次是真的再也看不到自己心性冷酷的族人们了。

恨也好,爱也好,神音几乎丧失了感知这些的能力。

这三四年来,神音经历了太多事情。从杀戮者到被杀者的身份转换,她一个人跋涉在天地间,从心脏到遥远的因德风津道。最终,她还是一身伤痕地从寒冷的极北之地归来。

亚斯蓝存活的王爵使徒都没有几个了,神音算是侥幸存活到了战局的终结。她一路向南行走,本没有指望遇到故人,却在荒芜的帝都里邂逅了那个人。

那个当年在永生岛上,以温热之躯暖至她心底的人。也是当年陪伴自己一路试炼,最终因祭司的阻扰不得不就此分离的人。

神音知道,霓虹后来又一次被祭司洗去了记忆,就算是在记忆暗示消退的此刻,霓虹也依然想不起大部分和神音有关的事情。

他只能依稀说出神音的名字。回想起的也只有她这五年来与他的交集。

但这不要紧。

神音有耐心一点点地拾起破碎的曾经,将残片修补成原有的模样。

也是在很久以后,两人有了一次机会并肩走在帝都废墟里,神音身着厚重的黑绒长袍,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挽成一个松散的发髻。而霓虹依然是当年的模样,高大俊朗的男子握紧她的手,目光炙热而滚烫,纯真依旧。

她将头轻轻地靠在了霓虹肩上,一如当年他做过的那样。

“霓虹,你知道吗?我当年是真的很不喜欢我的家族。”神音望着凋萎一地的玫瑰,喃喃自语。“但有一点,我依然很想告诉你,不知道你当年有没有察觉到呢……”

霓虹回过头看着神音,漆黑温润的眼里闪动着回忆的光芒。

他其实很好奇,为什么当年原本打算迅速从家族离开的神音,最后却在窗前站立了好久。虽然白衣的少女衬着深灰的高塔,身后是一整个星河的闪烁。那幅美景也令他不禁沉醉其中。

神音淡淡地笑了起来,她的笑声依旧同当年那样,银铃般温柔甜美。

“因为,从那座我常住的高塔窗里望出去,能看见很美的月色啊。”

她对那里确实并无太多留念。但那份美丽,她铭记了十年,以后也不会轻易将之从心底抹去。

尽管那是神氏家族给神音唯一的,最美的馈赠。

像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美丽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随后便执起霓虹的手,笑着转过身去,浅蓝的裙摆摇曳着,在空中旋转出分外优美动人的弧度来。

“霓虹,跟我来。”

少女牵着男人的手,高大和娇小的身影被月光映着,几乎重叠在了一起。两人穿过杂草丛生的蔷薇园,来到了高塔的废墟下。水银般的月色几乎弥漫了整个世界,它们流淌着,旋转着,最后那莹白的光芒汇入星光的暗流里,让夜的世界变得温柔多姿起来。

霓虹侧首,似乎像是在询问她什么。神音微笑着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两人便不再继续走下去,而是停在原地静静仰望天空

如今,他们之间早已心灵相通,再也无须多余的言语了。

霓虹能明白她最细腻的心思,她也能懂他最深切的情意。

神音满足地轻叹一声。

“如今你也能看到,当年你我相遇时,我领略到的月色了。”

 

这份独一无二的美,神音曾用最诗意的语言与婉转的音调去描绘。如今,她把这份珍藏了多年的美分享给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因为相信着,他值得她全部的呵护与关怀。

因为爱,仅此而已。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