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神 | 《相守》原著向短篇,霓虹生贺文

代发文 @江雪_秋寒 


凝腥洞穴里的日子,于霓虹而言可有可无。

那些残片式的记忆蒙上尘埃,在记忆的海洋里沉到深处,只有本能驱使他追忆的时候,才会一片片拾起,擦拭。

祭司的记忆抹除在战斗本能上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困扰。霓虹全依靠本能战斗,无数狂暴的战斗模式已经深深镌入骨血,每当杀戮完毕后他神情毫无动容地立于散落尸骸边时,他心里几乎不存在任何无关紧要的思绪。只是垂首安静地擦去血污。

他跟随自己的王爵来到隐山宫已经有三四年了,究竟多久,他也记不清。霓虹只能模糊回忆起他来到这座宏大殿宇时,内里那份久违的温暖,以及空气里暗暗浮动的昙花香气。

这一切似乎都是极为不同的,和他曾经长久羁留的地方,完全不一样。很美好,但缺少了一些什么。

于是他在这里沉默着待了好多年,隐山宫的景色堪称亚斯蓝一绝,但他没多大兴趣,即使回到了宫殿也只是待在自己的房间内休整状态,然后如一柄出鞘利刃般神采奕奕地投入下一次任务。特蕾娅王爵曾对他说,他大概是现有能出任务的使徒里能力最强的一个,平日完美的娇媚神态少有地透出几分骄傲来。霓虹也是有些开心的,他能感觉到的情绪很少,但看到王爵如此这般,他心底也欣悦了几分。

这种感情大概就是所谓的灵犀吧。支持他替王爵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直至令他走到现在。

霓虹抬头看向一望无际的海,又一次任务结束了,浪潮的汹涌声有规律地传来。但也正是在这片海域,王爵给予他最严厉的警告。

不要进入雷恩海域的深处,仅在岸边待命即可。

但他犯了一个错误,他来到了一个隐山宫地图上完全没出现过的岛屿。

那里有一种血,渗入了他重伤的身躯,他在岛屿海滩上昏迷了片刻后,醒来时头颅昏沉了好久。

世界澄明起来,一切都是几个时辰前的原样。但是霓虹的脑海里却久违地混乱一片,无数荧彩的碎片在光中浮沉,然后一股脑地涌入,这些爆炸式的信息看似纷繁但其实没有多少价值,他只能从中分辨出一个人。

……想起来了。

他捂住脑袋,常年淡然沉静的脸上,罕见地浮现一丝茫然带来的痛苦。

霓虹想起了那个向他伸出手的女孩,她细柔的嗓音,凌乱垂在肩上的黑发,纤细到他几乎可以一手捏碎的腕部,女孩儿缓缓抬头,露出了血光下泫然欲泣的脸。

——露西塔。

露西塔,露西塔。

 

那年他遇到她时,年仅十二出头,而她缩在姐姐背后,明明已经长到八岁的小女孩儿却憔悴不堪,体态弱得像个五六岁的病童。霓虹的天赋发挥作用是在十四岁左右,两年前的他还能说一些正常的话,表达普通人应有的感情,因此也有和常人无二的判断。

新来的露西塔与露雅达这对姐妹,很危险也很畸形,正常人都不该主动去接触他们。

霓虹或许也有过这样的念头,那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他再次注意到那个叫露西塔的女孩子,是在一场战斗里。

明明没有魂力却依旧拼死保护背后的姐姐,即使手臂被魂兽们撕咬得鲜血淋漓也不曾放下紧握的刀刃。她眼里闪烁着炽烈的光,那是想要活下去的证明。

神使鬼差地,他想去帮助她,无论怎么说,只要给她活下去的一臂之力就好。

“你叫什么名字呢?”劫后余生的女孩看着霓虹,她的声线音重伤而虚弱不堪,但整张脸仍未失却那份独有的光彩。

他知道她叫露西塔,从白银使者介绍她的第一天开始便知道了。

他知道她性子不算太开朗,但却是外柔内刚,一旦认准了什么便死活不放手的那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被那份明丽的光彩触动,从此,一生都忘不掉。

——最深沉的暗夜如若掠过一道流星,那份耀眼一定是灼目到令人暂时晕眩的吧。

她就是光芒,露西塔,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一切都是极致的美好与温暖。

“霓虹。”

他永远都会记得,这就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从此便无需他言了,他们以无声的形式作下约定,由此延续终生。

 

三个人一起经历了无数场大大小小的战斗。一开始凝腥洞穴的许多强者都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轻敌的代价便是死亡。露雅达的天赋就是最有力的武器,她让最强的对手陷入昏沉的麻痹状态中,霓虹随即便能斩下他们的首级,露西塔对攻击时机的把握精准到了极致,虽然她完全感受不到任何魂力,但却像是有预知感一样,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候发起进攻指令。

断食前夕那些还算无忧无虑的时日,是霓虹灰暗人生的一抹亮色。他犹然记得初见后半年,他的【无感】已经侵蚀了大部分的神志,所有人也像当年对付姐妹一般来应对他。但露西塔却不会,她对他始终如一的温柔。有一日她突然悄悄对他说,要给他一个惊喜。

“到时候,你就知道啦。”露西塔的刘海已经稍稍与眉毛平齐了,她无意识间拨乱头发的小动作在他眼里却分外可爱。霓虹没有多说什么,他默默跟着两姐妹一起往外走。露西塔敛声屏气地牵着少年的手,一步步小心地走着,待到那片洞穴时,她终于是展露了发自真心的笑颜。

那里有一方从缝隙里漏下的光,而她就立在光芒中,莹莹俏丽的脸庞稍稍偏过去,有些逆光也不妨碍什么。露西塔精致的鼻梁上沾了灰尘,她比起当年并没有强壮多少,虽然苍白瘦弱,但还是甜美可人的。

他眼里的露西塔便是如此了,一切都好,没有一处不是美的,就连一些所谓的瑕疵也能让他心动半晌。

霓虹对人的长相并不上心,但他却一直一直,记得露西塔的模样。他能迅速分辨出露西塔与露雅达的差异,即便两人完全没有发动魂术,他甚至闭着眼睛都能准确触碰到黑暗里露西塔垂落的手。

这一切,都能模糊地与当下重叠。

三年后他站在风雪弥漫的永生之岛上,山鬼的尸体横亘在身后,他满身温热的血液,一滴滴从脸颊侧滑过,最终视野清晰起来,他看到了她。

此时的她已经不叫露西塔了,而是叫做,神音。

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他在心里默默说,霓虹很久以前就试图寻找过她的下落,自然先一步了解到她。在他眼里,无论她改叫多少个名字,那名字都是最动听的。

少女已经是大人模样了,她高挑的身段比起当年孱弱的样子来得成熟些,但依然是瘦削不堪的。一开始,霓虹甚至有一刹那的陌生——因为她眼里满是敌意与警惕。

你是谁呀?她歪着脑袋,相似的动作与神态,望着自己。

霓虹漆黑的瞳孔颤抖了起来。

就算她真的忘却了一切,在此时的他看来,也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了。

因为,露西塔当年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如此这般。她那乌黑圆润的眼睛,微微颤动的浓睫,都和他的露西塔完全一致。

是她了,他找了她好多年,现在她终于站在了自己眼前,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的存在。

就好像是梦一样,一场易碎的幻梦。

霓虹的眼里渐渐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泪光来。

无论何处,无论何地……自从他在帝都格兰尔特里偶然感应到她魂力的那一刻起,他便开始了搜寻。

此时她已经身为杀戮使徒,六年的光阴或许能让一些羁绊重归物是人非,特蕾娅也早就对他说过,杀戮使徒仅仅是神氏家族的小女儿而已,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曾是侵蚀者,曾和他一起从洞穴里搏杀走出,她已经有了全新的,生硬的人生。一段被白银祭司重新精心编制过的灵魂。

但她记得,她一定会记得吧,如果没有事情能让她重拾记忆,他也不会就此放弃。

她抱着他,坐在自己怀里的时候,他六年来第一次能感受到那种,安心而又温暖的感觉。

他看着那个女孩愤怒地注视自己的王爵,以及那声决然的“你住手”……霓虹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令她生气的事情,他只知道,她是为了自己。

这便够了,这就让他开心了。

他一路追着她加入永生岛的混战,魂兽的险恶是前所未有的,但他一点都不怕,反而很安心。因为这次,霓虹总算是再一次看到了那个奋勇战斗的骄傲女孩,神音手执束龙拼杀在第一线时,尽管她身边站着的并不是自己,霓虹却无法控制地为她开心。

她能开心地笑着,就好…..只要能亲眼看到,哪怕一眼,也够了。

所以他也笑了,在深渊回廊的月光下,面对她试炼的要求霓虹没有拒绝,因为他这个愿望纯粹是发自内心。

他紧紧拥抱着神音,闻到她黑发间熟悉的馨香时,一贯冷漠的脸上,终于是浮现了一丝浅浅的笑。

时至今日,他对这个世界错综复杂的真相又算是知道多少呢?

就连她也是,有时候眼里沉淀的情绪也是难懂的。

他的灵魂被命运编织到残破不堪的地步,应有的知感不剩多少了,但他依旧献上了自己仅有的感情,发自内心地交出自己所有的温柔。

那个女孩向他伸出了手,她选择了和他站在一起,仅此而已。

 

于是他学会了怎样去爱一个人。

于是那个有着明亮黑眸的女孩,便这样,与他牵绊了一生。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