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同人 | 原著向娅音CP《在黎明》(下)

两人在魂力网的保护下走得很顺畅,来到了神音所说那片古树参天的区域。

和先前的针锋相对不同,此刻两人间流动着凝滞的气氛,沉默久久不散。这让神音甚至开始不太适应了……她虽然习惯了沉默一人的生活,但却没办法忽略身旁传来的阵阵幽香。

因为要确保防护网尽可能的小,她们靠在一起行走。如此近的距离,几乎一致的步调,而且还是和那个女人待在一起,这令神音有些说不上来的异样感。

特蕾娅身上若有若无的昙花香气似乎绵延不绝,连清晨的冷风也无法将其掠夺殆尽,它们缭绕在浓密的发辫间与低敞的衣领旁,黑色羽饰点缀在她礼服的胸口处,衬出那丰腴诱人的形状。她高高开叉的裙摆边则露出了一片新雪似的洁白,莹润的腿部曲线玲珑有致。她身上的全部都像一面无风而展的旗帜,昭显着她红罂粟般婉媚的万种风情。

就连身为女性的自己,也不得不承认特蕾娅是一味诱惑致命的毒药。

她不想被这种烈毒腐蚀掉全数的心防,那太过危险。

甚至正相反,神音一直没有放下自己对外界的防备心。从自己偶遇霓虹开始,她就知道特蕾娅有长期监视自己的本事。【天格】的无孔不入她已经切身体会到了,如果只是看不惯霓虹在自己身边可能会遭受的危险那还说得过去。但,她为何要在霓虹失踪的时间段来到此处寻找?其实现在,霓虹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未知数,特蕾娅认准了这次失踪背后有更难测的原因吗?

神音在冷静地预判当下的局势。她回忆起清晨起遇到特蕾娅后所发生的一切事。为何要反复地提起幽冥?对她而言,幽冥甚至比霓虹来得更为重要吧,难道说现在的幽冥……不对,为何幽冥不主动联系自己?而如今的特蕾娅在观测自己许久后突然采取行动,连原因也不曾对自己细说。

她必须得去亲自确认这些疑团。

神音观察着身边的特蕾娅,而她此时似乎陷入了更深的思索中。以出神的状态向前走了好几步后,神音伸手拉住了特蕾娅的袖子,轻轻点头。现在她们终于走到了霓虹魂力彻底消失时的位置,那是一片开阔的草地,枯萎的浅黄色草末随风扬起,露出光秃秃的泥土。而地面上残余的血痕并不算多,只是,在东南角一片乱石堆积的地方一切都干净得异常,没有搏斗过的痕迹也没有鲜血或骨骸。

特蕾娅走向距离最近的一块岩石,她屈膝半蹲在地上,手撑着岩石粗糙的横断面。特蕾娅在将全部感知都努力地凝聚在一起,潜心感受着残余的魂力。

突然,她的脸煞白一片,双肩剧烈地发起抖来,因为反馈而来的信息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对,也许那个人带走霓虹的过程中始终压抑着魂力,但依旧留下了一丝极为微弱的,旁人根本难以察觉的迹象。

感知准确无误地告诉她,这股魂力的精度和强度都远远超过幽冥,甚至令她联想到了漆拉,以及更为强大的吉尔伽美什。

但这魂力的归属却绝不是他们。是水源王爵的魂力,但也是一股完全陌生的魂力。

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

“特蕾娅,怎么了?”神音低声问道。

 

特蕾娅眼中掠过一片晦暗,她迅速站起身——事情就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内。

神音下意识地向后退去,而特蕾娅却突然朝神音后颈的爵印伸手,眼里金光熊熊闪烁。她的速度快得超过神音的反应,后颈处的刺痛生生传来,神音能察觉到魂路中上一秒还在流淌的力量被强行凝固,最终什么都无法感受到,尚未愈合的几道伤口也开始渗血,提醒她此时已经变为一具再普通不过的凡人肉胎了。

“你要做什么?”神音惊怒地攥紧拳头,但随即她眼底的愤懑转变为了不可思议。

因为特蕾娅在她脸前三寸处收住了手,脸上的神情绝望无比,就像是她所珍爱的一切全都化作了寂灭泡影。

特蕾娅半垂下头,神色根本无法看清楚,能听出她声音中的浓浓惫意:“行了,我又不是杀戮王爵,没资格杀戮……我也没必要浪费这个精力去杀你。”

仅有一秒,再短不过的一秒,简直能让知觉错乱崩解的一秒。特蕾娅素来锋芒凌厉的眼里没有野心,也没有愤怒,有的仅仅是满盈的绝望。

前方之路凶险难测,而她这次,却再也不敢轻易确定自己的方向了。

“你封印了我的魂路……”神音捂着爵印,因为瞬间脱力而不得不半跪在地上,努力支撑自己的身躯,可她依然沉浸在惊愕中……她脑海里突然划过一道亮光,撕裂了混沌裹挟中的不安:“霓虹难道,是被那个人带走了?”

特蕾娅什么都没说,只是眉宇间凝结的愁绪已细密如织。她凝视着神音越来越苍白的脸,凑近她低声道:

“如果你接下来不想遭遇和霓虹一样的命运,那么,接下来就听我的指示来行动吧。”

她的语气平板地无一丝起伏,神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她杏眸圆睁,瞪住特蕾娅:“你现在得解开我身上的封印,至少我现在的魂力还足以让……”

特蕾娅直截了当地打断了神音,她压低声线向神音身边靠得更近一了些:“行了吧,你以为你能对付那些人吗?据我这里探测到的魂力状况而言,霓虹根本就是在手无招架之力的情况下就被带走了。

我猜,你也在他们的目标中,只是因为受伤严重而被遗漏了罢……”特蕾娅补上了后半句,在说到“目标”的时候声线稍微有一丝发颤。

听完后的神音垂下头去,她再也没有一丝举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特蕾娅的眼里终于熄灭了最后一星光线,看来,神音已经意识到了局势的危险性。

明媚照人的面容上再也不见一丝戏谑,取而代之的是刻骨的冷漠。涣散的白雾在眼中相凝而又聚合,她冷眼看着神音布好的魂力网,蛛丝因为失去了魂力供应而渐渐颓在地上,但特蕾娅注入了一丝全新的魂力,一个形状更硕大的茧在念力中渐渐形成。

特蕾娅不喜欢神音的这种结界,至少平时绝不会轻易使用。这与女神的裙摆发动时完全不同,给她一种作茧自缚的错觉,也让她难以看清更前方敌人的踪迹。

但此刻,她别无他法。

她自认没有多少同情心可以施舍给弱者,可是心上隐隐传来的钝痛感提醒她……至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尚且稚嫩的女孩被掳去炼狱。

经历了很久的一段沉默后,神音在心里暗自做了一个抉择,她决然地抬起头来:“特蕾娅,我……”

这时,特蕾娅的耳膜被一道无声却尖锐的哨音震得麻木,她很熟悉这道罕见的白讯——祭司们的召唤已经来临。

一直都神态木然的她,此刻却松弛了高度紧张的脸部肌肉,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终于,宿命中的丧钟还是分毫不差地敲响了吗。

她没有再看神音一眼:“你就留在这个茧里哪里都别去。过一个时辰左右假如周边依然没有其他动静,你再自己做别的打算吧,去因德还是去埃尔斯,都随便你。”

神音张开口,一直失却的声音又像是回到了嗓子里。

“那,你要去哪里?”

“格兰尔特,心脏。白银祭司刚刚对我进行了最高级别的召唤。”特蕾娅不想说更多了,她提起曳地的裙摆独自向前走去,高挑的身形明明在平日里是那样意气风发,但在冰凉的曙光里却现出了难耐的寂然。

就像此时此刻的她,美艳的黑玫瑰在风里无力地开与落,枯黄掉的花瓣孑然萎地。

“不,别走。”

神音站起来走出茧的包围区,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你去格兰尔特的话,你会死的。”

一直都像是对世界其他动静充耳不闻的特蕾娅,在神音出声后再度停下了脚步。

但也只是回眸,短短地望了她一眼。

然后,特蕾娅欺身而来,她挽住神音的纤细的腰肢,将手掌紧紧贴在神音的面颊上。特蕾娅能感受到鲜活的血流在肌层里流淌。没有魂力,也没有那些该死的警惕心,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是如此真实的存在,在怀里温柔地抬头望着自己。

而神音却看不到太多了,她的心跳都好像是漏掉了半拍……特蕾娅的嘴唇靠的那么近,抬手就能触到,像是饥渴时分惑人心魂的果实,艳丽的红饱满欲滴。

就那样,她们久久地对视。像是试图从幽暗无垠的渊海里,看进对方灵魂的最深处。

“你和我的四周,现在就可能满布了白银使者们设下的感应结界……就算这里没有眼线,待我们一出深渊回廊就一定有人在等着我们,你觉得还能逃吗?”

特蕾娅低语,轻的像一声濒死前的叹息。

“那幽冥肯定和你一样被针对了,”神音说,“既然如此,还不如在那些人正式收网前,你们可以靠着还能运转的魂力一起逃出去......”

而特蕾娅则是笑了一下,这次她的笑容里再也没有了讥讽,有的只是浅浅的无奈,和一点几乎看不清的宽慰。

“果然,你真的很胆小呢。想必你肯定接下来会慌不择路地逃走,而不是留在王爵身边继续战斗吧?”

“是啊。”神音的承认异常坦然,她清澈的黑眼睛里像是盛了一泓纯净无垢的泉水。“我知道自己没有你们那样强大,不可能反抗祭司们。可是,我也许现在会逃开,但是绝不会永远地逃下去。”

“我不会让自己死掉,也不会放弃变强。如果有朝一日我还能从【进化】里存活下来,一定会回到这个国家。”

“所以…..”神音还欲继续说下去,但特蕾娅用指尖轻轻点上了神音的嘴唇。

温热的感觉从最敏感的肌肤处传遍全身,一阵阵酥麻感令她都难以动弹。而特蕾娅始终凝视着神音,随即,终于算是绽开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

这样看来,她其实也不是那样不了解神音。

特蕾娅所知的杀戮使徒,六年来一直穿梭在边界处寻找自己需要的秘密。她初为使徒时魂力弱的可怜,却在短短四年里便靠自己达到了下位王爵级别的魂力。

那么,如果是长久以来都被白银祭司们无视的神音,说不定还有转机。

那么……

特蕾娅还有很多很多话想告诉神音。

但流逝的时间告诉她,没办法继续了。

最终,特蕾娅无言地抽身离开,彻底升起的日轮将光线迎头洒下,破碎灼影落满她华丽的裙裾,也颤巍巍地在她秾黑的睫毛缀上微光。

她的眼里荡漾着自己的倒影,闪闪地发着亮。那么美,令神音几乎看得忘却了言语。

特蕾娅的身影最终还是消失在了旧墟的尽头,徒留下原地一道小小的白色身影,以执着的姿态守望着。

神音就这样在空旷的密林中站了许久。

而她的右手腕内侧,开始荧荧地闪烁起一道不甚明显的金色光痕。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基本没有出乎特蕾娅的预料。

她和幽冥立刻被派到了尤图尔遗迹,阻拦银尘等人进入更深层的囚禁机关。在那里,特蕾娅第一次遭遇了最新代的侵蚀者,其中一人的魂路运行模式诡异至极,而另一人的眼里开满了泣血的玫瑰,特蕾娅知道那双眼睛蕴含了重重杀机,但却在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前就被推至【祝福】面前。

原来他们要面对的东西,早已经超乎了想象……无论是迢迢而来的营救者,还是寒霜似他们年轻而充满着危险的侵略气息。

血红的触手穿透了特蕾娅的防线,将她的肩胛骨狠狠洞穿,浑身上下密集的伤口令她无法分神愈合,特蕾娅的魂力感应在狂暴的攻击里几乎毫无作用。鬼山莲泉在祝福的身躯上昂首而立,鲜血溅染在她半边清秀的脸上,曾经英姿勃发的女战士双瞳尽黑,彻底化身成了噬人的恶魔。

她没能逃过。就算是接下来幽冥始终一步不离地保护着自己,但这没用。

特蕾娅无力阻挡紧追着袭来的鬼山莲泉,也能察觉到在偌大的魂力场里自己始终处于被牢牢压抑的状态。她和幽冥都低估了对手们的实力,也万万没料想到白银祭司令人匪夷所思的狠辣手段。

这场错误的战役可真是让她吃够了苦头啊,还没来得及放出魂兽,自己的魂力就在一再闪躲的过程中消耗殆尽了。

脖颈被锁链勒住,她视网膜上的色块逐渐扭曲在一起。在窒息中,她想到的是什么?

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也听不清耳边钢铁摩擦的刺耳响声……除了一个白衫女孩。

她还没来得及告诉神音,自己那个封住她全部魂力的结印并不算多复杂,只要她潜下心好好琢磨就一定能在短时间内挣脱束缚。

而右手腕上她偷偷设下的那个标记,将会指引自己派出的飞龙女骑士前来寻找她,然后带她前往地源。只要她能察觉到,随着痕迹散发的光晕方向就不会迷失线路。

这些是她所能做到的一切了。

特蕾娅只记得视野中最后一幅清晰的画面,是漫天交错穿刺的锁链,以及曾经的五度使徒木然的脸。

她的手无力地从锁链上垂下,断了气。

无边际地黑暗掩埋了特蕾娅。

——下一次,又是何时醒来?

或者说,醒来时的她还是原来的那个自己吗。

 

特蕾娅在半梦半醒间挣扎了数年。

她的五感被全部剥夺,只能恍惚望见满视野的猩红,力量似乎真的在全身上下不停流动,但却找不到思考或质疑的办法,理智被封存在身体的最深处,徒留一丝记忆证明自己确实存在过。

万幸的是她没有死,只是变成了行尸走肉。

时间在无意识者的领域中流逝得极为缓慢,千百年的光阴化作短短一瞥,直至,一道光芒将黑暗撕开裂痕。

痛觉再度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她缓缓睁开眼,想要确信这不是另一场逼真的幻觉。

“醒醒,特蕾娅。”

在听觉习惯了身体的契合后,她听到有人在轻唤自己的名字。

好像,已经有很久被这样叫过了吧。

特蕾娅终于是彻底地睁开了眼,她下意识地抓住了那双放在肩上的手,迫使那人不得不转头望向自己。大殿内的光线不算充足,但也能让特蕾娅看清她的脸庞……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但是不对,面前的人已经不再是以往举止青涩的少女了。

女人鬓角的发似乎长了些许,原本齐背的青丝在头顶处挽成一个柔顺的发髻。身段也更颀长了,秀美的身材被一身黑色劲装衬得凹凸有致,在黎明布施下的凉薄中她单膝跪地,向着特蕾娅浅浅微笑,精致得无可挑剔的眉眼间是一派罕见的绝世颜色。

现在的神音经历了数年了风霜磨砺,独属于强者的气度已然洋溢在举止间。

她轻轻地将特蕾娅扶起,让她安稳地靠在墙柱上。待稍作休息后,已经好几年未开口说话的特蕾娅出神地发问:

“我现在,还算是他们的傀儡吗?”

“曾经是,但已经不再是了,直接控制你的那位祭司已经身亡,刚刚我也帮你排干净了你体内的黑血。”神音细心地将特蕾娅脸上的血污擦干净,她的动作轻盈灵巧,显然是很熟练了。特蕾娅目光落在神音莹白却横布数道伤痕的手上,心上一紧。

她这么多年来肯定经历了不少吧。

“你……为什么还要回到亚斯蓝?”特蕾娅无力地抬起头来,“幽冥和霓虹早就不在人世了,你姐姐也是……这里,还有值得你记挂的事情吗?”

神音在特蕾娅提及姐姐时脸色有一霎那的黯然,但随即又恢复了平淡。“我说过,我不会从亚斯蓝永远逃开。”

特蕾娅失笑,摇摇头:“你可真是够天真的。”

“不,我当年对你说过了,无论如何我都会活下去,并回到这个国家……我还有必须完成的事。”神音从容不迫地整理好耳边微乱的发丝,潇洒地起身。“放心吧,接下来亚斯蓝还会面临好几场大战呢,你也要和我一起来,对付那些想要杀死我们的人吗?”

曾经缄默不言,隐忍待发的杀戮使徒,如今说出了自信十足的话语。

神音望着特蕾娅,像是在悠然等待一个早已确信的答案。

特蕾娅莞尔一笑。她的魂力以平稳的趋势恢复,黄金一股股地被吸纳入体内,乳白色的雾霭久违地在眼中闪烁而过。她,再度蜕变成了那个叱咤风云的女王爵。

虽然衣衫依旧褴褛,但是笑容依旧一如往初,明艳不可方物。

她向神音伸出手,神音回以一个了然的微笑。

“走吧,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才是最可怖的事情呢。你现在倒是挺厉害了啊……”特蕾娅感受着从神音身上传来的浩瀚魂力,突然发自内心地感到欣慰。“你要我以后和你一起战斗吗?可以倒是可以,但你要保证,以后无论面对再强的敌人也绝不会从我身边逃开?”

“我保证。”

神音的嗓音柔婉动人,她亭亭玉立的玄青色身姿伫于特蕾娅身边,而魂路中澎湃奔腾的力量再也不亚于她的王爵了。

两人并肩而立,从心脏的深处款款向阶梯上走去。两道绝美的黑色身影在多年的离别后,步调依然惊人的和谐。天穹中层层云彩漏出的曙光洒下,将她们周身都笼罩在耀眼夺目的明辉里。

但这却无法盖过,她们一同微笑时脸上所焕发出的光芒。

天光乍明。

破败扭曲的世界,也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破晓。

END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