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带终将断裂——论神音与神氏家族之间的关系(下)

二、精心布局下的多重身份

 

麒零察觉不出神音和家族间的冷淡关系,但特蕾娅和幽冥却早就心知肚明。他们都清楚,神音从小就对他们没有丝毫感情,家族成员的生死对她而言毫无意义。至于神音的生或死对家族而言,可能也只是游离于家族体制之外的一个异类,只要不打扰到他们一切皆可。但生活在这个家族,并不是出于神音自己的选择,而是白银祭司给她精心安排妥当的。

神音和幽冥、特蕾娅、霓虹、甚至后来的寒霜似等都不一样。幽冥特蕾娅寒霜似显然都没有失去凝腥洞穴内的记忆,而霓虹就目前来说已经恢复了和神音姐妹有关的记忆,再加上霓虹本身的天赋就是无感,洞穴内的记忆对他的战斗预判而言没有太大意义。但是,神音在彻底丧失记忆后,从记忆层面上来讲她已经是一个和洞穴内的畸形少女截然不同的人了。

神音及其姐姐,是目前存活着的侵蚀者中唯二的两个异类。而神音和姐姐的区别就是,神音以虚假的身份,和虚假的家族一起生活了六年……直至永生岛上身世之谜被特蕾娅解开。

这一切都是白银祭司的精心布局。

首先,关于神音在走出凝腥洞穴后的身世,一些可确定因素大致如下:

“这个女孩,年纪还小,你把她放到格兰尔特的神氏家族寄养。等到合适的时候,你将她收为使徒。神氏家族所有人的记忆都已经被修改,他们会认为这个小女孩,原本就是他们家族最小的女儿。等到她成长成熟之后,你再告诉她,她真正的,侵蚀者的身份。”——出自新版原著第115章《天赋循环》

这是白银祭司对幽冥所说的原话,接下来神音便被幽冥装到了一具棺材里送往神氏家族。从这天起,神音就已经成为了神氏家族的一员,作为一名普通的贵族少女生长成人。注意,白银祭司认为神音年纪尚小,他们并没有要幽冥即刻收神音为使徒,而是先叫她在家族内成长一段时间。这和隔壁的霓虹与特蕾娅这对侵蚀者王爵使徒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那么,为什么白银祭司要这么安排呢?暂且不论为何要消除神音和霓虹的记忆,明明上代侵蚀者幽冥特蕾娅在十岁左右的年纪就能离开洞穴并联手对付高等级魂兽,这一代的神音为何还需要一个贵族家庭成长的缓冲期?

很可能是因为,神音的此时的魂术实力……并不强,甚至可以说是弱小。祭司们知道以幽冥的性格,尚且无法抚养这个不仅心智年幼,魂术水平也较为孱弱的少女,于是不得已而为神音选择了一个寄养家庭。

首先,让我们来分析一下初出洞穴时的神音在总体魂术水平上是什么样的状态。

在初出凝腥洞穴时,姐妹俩立刻对上了幽冥。而面对幽冥的攻击,神音从头到尾都束手无策,两姐妹没有用元素攻击幽冥,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冰刃攻击也没有试图采取逃跑措施,只能靠着姐姐出于本能的天赋发动攻击。也就是说,她们几乎忘光了自己在凝腥洞穴里学会的一切战斗方式。虽说之前的战斗积累下来的魂力还是存在的,但是她们完全忘记了该如何去运魂,攻击,谋略……换言之,出洞时的神音姐妹只能算是有完整魂路,有一定魂力的普通人,毫无战斗经验。

在战斗经验与意识上,神音是彻底回归原点了,那么十二三岁时的神音还剩下些什么?只有魂力和魂路了。

神音的天赋,按特蕾娅的描述,是一种“很容易被忽略但真正能威胁到所有人的天赋”。而神音的天赋作用之一,就是通过承受伤害来日益完善魂路弱点,提高自己魂力的上限。原著中提到在幽冥的攻击下,神音的魂力水平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急剧上升。这种魂力上升的幅度具体有多大呢?可以参考下面这段原著描写。

“所有的进攻都没有对那团恐怖的东西造成致命的伤害,相反,随着幽冥的持续进攻,那团巨大的肉块里,正涌动起越来越剧烈的魂力,特蕾娅的心里越来越恐惧,因为连她都无法感应到这股魂力的上限了,仿佛这团血肉的魂力正在突飞猛进地增长着……或者说,正因为魂力不停地狂暴上涨,也就没有所谓的上限了。”——出自新版原著第112章《声音凌迟》

此刻的神音只有十二三岁,和刚出凝腥洞穴的幽冥特蕾娅一样,尚且无法纯熟地驾驭自己的天赋。即便是这样,神音的天赋都给她带来了魂力的大幅度上升。这是不是意味着,要么就是神音的天赋在受到伤害后会有大幅度增益,要么,就是神音此时的魂力水平本身就很低,所谓的“突飞猛进”,也只不过是相对于神音现有的魂力水平而言的概念?

在这之后的六年内,神音成为使徒并展开试炼与任务,在这段岁月里她又受到了多少伤害?虽然她究竟是何时成为使徒的,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可以通过神音已能轻松熟练地驾驭【束龙】的能力看出,神音至少已经做了两到三年的使徒。在成为高位使徒后,神音想必是得到了更多的试炼机会,随着神音本身魂术实力的增长,神音所能承受的伤害也可以越来越重。可以想象,只要神音愈发厉害,那么她提升魂力的机会就更多。

可是,就算经历了魂力上数次脱胎换骨的飞跃,在特蕾娅的感知到的情况下,经历了深渊回廊,永生岛,福泽镇三重试炼的神音,她的魂力也依然也只能说是“几乎相当于一个低位王爵。”

既然如此,那么或许可以反推出神音出洞时的魂力水平。神氏家族也算是帝都格兰尔特实力不错的家族,神音现有的魂力应该可以超过家族里的同龄人,但是这种程度的魂力,并无法让自己的家族予以重视。再加上此刻的神音已经对魂力及魂术一无所知,她的头脑宛若一张被彻底擦干净的白纸,只能靠着本能练习魂术。神音或许不会和家族其他的孩子差别太大,但让家族长辈短时内对她刮目相看,是不可能的。

这或许是白银祭司的目的——结合神音现有的魂力水准和心理状况,给神音安排一个能让她以不显眼的姿态长大的环境。

可是,身为格兰尔特魂术师世家的神氏家族,即便是植入了有关神音的心理认知,他们就一定会对神音关怀备至并疼爱有加吗?

并非如此。事实上这个家族内部弥漫着森冷肃杀的气氛,神氏家族以男为尊,以长为尊,而对强者的钦慕则是每一个魂术世家内部格局变动的本能。我们无从得知这种魂术世家中的“不显眼”是不是对神音而言最好的成长状态,但是,就连特蕾娅和幽冥都清楚神音和家族之间的关系名存实亡,白银祭司岂会不知道吗?他们会不会在把神音送到神氏家族前就计算好了这一切,甚至,这很可能就是白银祭司想精心营造出的效果?

让神音在成为使徒前得到了衣食无忧的物资照顾,也让她在一个冷漠压抑,对她毫无温情可言的环境里,默默长大成人。

 

三、从单向漠视到分道扬镳

 

白银祭司在幽冥做出抉择后,便立即为这名存活下来的年幼侵蚀者选择了一个暂时的落脚处。这一举动看似不经意实则颇为用心,甚至可以说,是一着策划已久的棋。很可能,幽冥遭遇神音姐妹、幽冥不敌精神浸染甚至幽冥选择神音作为使徒,这些全都是白银祭司早就预料到的。于是,他们才会如此迅速地做出让神音被寄养的判断,一方面如上文所言,由于失忆及自身魂力水平所限,神音的实力可能还未达到能独立作战的水平,因此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正常魂术师生活进行过渡;另一方面,神氏家族正是白银祭司期望中,最适合神音的生长环境。

为什么是神氏家族抚养神音,而不是将她送到更强的家族去试炼培育?神音的天赋正是要在长期不断的战斗中才能完善自身的实力,仅仅是出于神氏家族的实力而作为被选择抚养神音的寄养族,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而我的猜测便是,从魂力强度上讲神氏家族并不弱,能给神音提供基本完备的魂术训练。而从白银祭司的控制难度来讲,这个家族总体实力并不算特别强大,于是对他们的植入记忆才能普遍生效。白银祭司并不想让神音作为一个“被收养的人”进入神氏家族,甚至正相反,白银祭司希望神氏家族彻底把神音看做他们家族的一员。

但这并非出自于善意,而是因为,白银祭司希望神音不要因为神氏家族的举止以及被收养的事实,过早地发现这是一个精心捏造的假身份。试问,假如十三岁的神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神氏家族的卧室里,虽然想不起任何前尘往事,但身边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就是家族的小女儿,这时的神音就算有所疑惑,说不定也只会认为是自己大病了一场才忘却了一切。总之,待到神音正式发现自己身份的蹊跷之处时,可能也已经过了好几年。这时她也可能当上了使徒,精力被分散到别的方面,于是“侵蚀者”这个真实的身份,神音在遇到特蕾娅前虽早就心有疑惑,但从未真正查证出来。

换言之,白银祭司选择神氏家族一方面是为了抚育尚且年幼,独自行动力不强的神音,另一方面则是要方便给神音营造出一种难以识破的身份假象。

但是,白银祭司希望神音得到家族的关爱,以小女儿的身份,和家族众人作为真正的家庭和睦相处吗?

答案是否定的。

 “这个女孩,年纪还小,你把她放到格兰尔特的神氏家族寄养。等到合适的时候,你将她收为使徒。神氏家族所有人的记忆都已经被修改,他们会认为这个小女孩,原本就是他们家族最小的女儿。”

但是这种植入的东西究竟是感情还是认知?他们有没有被植入对这个女儿的关心、爱护等家人应有的感情?

我的猜想是,可能没有。

至少在六年以后的福泽镇上,神氏家族对神音的态度看不出任何感情。他们不了解神音的战斗力和心境,对她的行为举止视若罔闻,可以说,神音未免对家族一点想法都没有,是神氏家族一直在单方面地漠视神音。

这或是出于神音本身实力,或是出于她的地位,或是出于家族的本质秉性……那么,为什么神音和从小寄养的家族之间会没有亲密联系,这六年里,他们难道就没有产生一些正常家人的羁绊吗?

如前文所述,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神音的魂力水准问题。这个世界对力量的重视超过一切,这样的名门望族自然是更加看重强者的,拥有强悍的魂兽和魂力才能使得家族繁盛,如果一个家族里存在着累赘,那只能被抛弃或是无视,这一点和凝腥洞穴里的人情冷暖是类似的,只是没有那么血腥而赤裸裸罢了。

但是,神氏家族对神音的漠然冷淡还有很多原因,神音十二三岁时的魂力和战斗力水准也只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罢了。

白银祭司可以消除人的记忆,也可以通过植入情感(不清楚还有没有其他的手段)的方式扭曲人的记忆和感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神音十二三岁的时候脑中几乎是一片空白,之前的情感羁绊也被彻底遗忘。根据神音出洞时候的反应来看,神音依然具备基本的语言能力,她可以简单的表达自己生理上的感受。但是比起在洞穴里的经历,神音的语言水平可能已经退化了很多。很可能神音刚进入神氏家族的时候,是以一种茫然寡言的状态。而神氏家族可能会因为这个原因反感或是无视神音。

神氏家族的其他成员是怎样的品性?我们可以从新版增加的描写中看出,神氏家族八人对神斯是最为尊崇的,这个家族是传统的以男为尊,以长为尊的家庭。神斯训斥对莉吉尔出言不逊的次子,次子这人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喜欢出言嘲讽并且欺软怕硬的人。而其他家族成员对待神音和其他魂术师的态度则是几乎视而不见的态度。既然如此,神音会对家族有感情吗?

第一章用麒零的视角看待神斯的谋略,神氏家族至少在这一节里的表现是冷血无情的。

参考新版原著:

“麒零本来对莉吉尔完全没有好感,但听到神斯这么说的时候,却突然觉得她有些可怜,不由得对面前的神斯产生了一些不好的印象。虽然莉吉尔肯定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但毕竟,一群成年人,竟然要一个小女孩先去送死,无论如何都显得有些不道德。”

 

麒零的视角当然有一些自己感情上的因素,神氏家族的行为也是出于高效率地解决战斗,无可厚非。但这也能体现出,神氏家族的战术和行为风格很讲求效率,很少有感情上的掺杂。

既然如此,那么神氏家族为何要关心一个空有魂力却完全忘了该怎样使用,一个时常沉默呆滞的孩子?讲求效率的神氏家族是没有理由给她多少关怀的,他们或许会履行抚养神音的基本义务,但是其中的感情能有多少,值得商榷。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白银祭司只是提到了他们会给神氏家族的成员种植记忆,却唯独没有提到要给神音种植对于神氏家族的记忆。

白银祭司可能早就预料到了,就算神氏家族植入了对神音的印象,他们也并不会因此给予神音多少情感上的照拂。不仅如此,他们也并不希望神音把自己的家族看做是重要的存在,正如,他们不希望幽冥和神音的关系融洽和睦。

在白银祭司的精心掌控下,神音的人物关系线可以说是每一条都偏离了常理。无论是和幽冥间疏离而又充满纠葛的王爵使徒关系,还是隐藏在精致伪装下的家族关系,这几条从爵迹故事开篇便已稳定下来的线索,看似独立地分布于神音生活的正反两面,但这两条线之间的若有若无的因果关系还是颇值得注意的。

家族的冷淡让神音在困惑与孤独中逐渐成长,直至遇到幽冥,她总算是抓住了一个契机。或许,神音曾无数次因家族的冷淡而感到痛苦。但接下来在魂力的和变强诱惑面前,她逐渐试着丢开了这段痛苦的回忆,独自踏上了另一条完全不一样的征途。

原著没有写出神音成为使徒的具体时间点,但从神音听闻过四年前的浩劫这一点来看,神音可能在十四岁左右就当上了二度使徒,也因此展开了魂力试炼,开始逐步提高自己的能力。从此,神音可能就不常和家族众人来往,而是一人独自去展开秘密猎杀。

后来,成为了杀戮使徒之后,神音又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依照新版原著所写,现在的神音野心勃勃,独自行动力很强,是个想要什么就会去自己争取的女孩。但也可能,正是六年里的经历让她意识到,如果她想要什么东西只能靠自己去拿,没人会主动给她。

神音的心防极高,对外界不够熟悉亲密的事物充满了高度警惕心,甚至对初次见面就示好的霓虹也是。这一点可能是神音天性如此,也可能是后天遭遇逼迫而致。

虽然神音从小到大承受了各种精神及肉体上的伤害,她的个性也或多或少地受到了杀戮带来的负面影响。但,神音本质上其实还是一个性格开朗,向往自由的少女。她依旧渴望温暖与关怀,所以才会被霓虹的善意打动;她和麒零的谈话虽然大半是另有目的,但她语调轻快活泼,能看出现在的神音依然期待和他人正常交流……而这一切,神氏家族给不了她。在福泽镇的章节里,家族众人商讨对策时也未露出让神音参与的意图,他们训斥冒失的次子不要招惹莉吉尔,但对神音和麒零的谈话一直视而不见。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更像是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在神氏家族看来,神音可能正是一个我行我素,不怎么喜欢遵守家族规矩的女孩子。大抵因为神音平日里足够识趣,在重重伪装下她的存在也无法引起什么了不得的麻烦。长此以往他们间形成了一种无言的默契——只要她的行为不甚出格,家族就不会出面干涉。

当她的人格趋于稳定成熟化以后,原著中也明确写出了此时成年神音眼中的世界模样——“这个,邪恶而古怪的世界,这个不该有纯粹笑容存在的世界。”

是的,当神音有了独自生存的能力后,便从此看淡了自己和家族的关系。她早已对伪饰与谎言无比纯熟,家族对自己的漠然也是习以为常,甚至看惯了家族内部,以及整个魂术界扭曲到了极点的丑陋姿态。

她在逃离福泽镇之时是那般冷漠,以至于一次都没有回头。这是因为,那些人几乎什么没有给予神音任何珍贵的事物。因为,他们不值得。

 

综上所述,神音和家族的关系可能经历了如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神音被寄养在神氏家族内,因为性格原因及魂力水准被家族轻视或无视。

第二阶段,神音在重新具备了初步的认知力后,开始对家族众人产生反感情绪,甚至有可能开始疑惑自己的身份,及过往记忆的真实性。

第三阶段,神音成为幽冥的使徒,出于快速提升战斗力的需要,她试着暂时离开家族进行魂力试炼。(第二阶段可能与第三阶段并行)

第四阶段,神音实力稳定,人格已经成熟。此时的神音已经不认为神氏家族有值得留恋的必要,但偶尔也会因为隐藏身份的需要或是其他因素回到家族。此时的家族依然对神音实力不甚了解,神音也不怎么遵守家族中约定俗成的戒律,家族和神音的关系依旧冷淡。

第五阶段:距神音被收养六年后,神氏家族新一代八人在福泽小镇上被屠杀殆尽。作为帝都“还算不错”的家族,神氏家族并未因此完全灭绝,但是根据后文的描写,神音再也没有回过家族。

可以说,以福泽镇事件为分界点,神音和家族之间看似稳定实则脆弱不堪的纽带算是完全断绝了。

不过,在爵迹原著以后的描写里可能会偶尔出现神音对于神氏家族的回忆,或许我们可以从中得知这位在大家族冷眼中苟活的女孩究竟经历了什么,她是以怎样的心理孤身一人挣扎生存的。

评论(13)

热度(11)